「閉嘴!」胖子話音才落,付雲生,夏若冰和黃月英三人紛紛偏頭瞪了他一眼。死胖子出名的烏鴉嘴。真要是給他說中了,難道自己等人也跟張炎彬那混蛋一樣卡在這兒?

「凶什麼凶嘛……我這就隨口一說好吧。」趙大明嚇得一哆嗦。語氣弱弱地嘀咕了一句。卻是識趣地閉上了嘴。

然而還沒等他話音落下。下一刻,隨腳下的地面之上一陣光暈流動。法力波動的嗡鳴中一道道淡紫色的能量宛若光劍,縱橫交錯鋪滿了地面!如被無形的大手操控,不停旋轉著切割向走廊內的所有人!

「我去!秘術射線!快閃!這特么是結群強奧!」趙大明尖叫一聲扭頭就跑!

「退!」黃月英秀眉一蹙,疾聲下令。胖子雖然毛躁外加烏鴉嘴,不過以他對原作遊戲的了解當不會在此時開玩笑。這秘術光劍確實令人感到威脅!

然而即便黃月英在第一時間下達了指令,卻還是由幾名鐵狼被秘術射線灼傷,尤其是那名叫做陽光的年輕傭兵,好死不死正踩在秘術射線的原點上,若不是被他身旁的戰狼一把拖走,指不定一雙腿就此沒了。

先行小隊動作麻利,張炎彬等人反應也不慢。眨眼的工夫都退到了皇宮入口處!

每個人的臉色都無比的難看,一群契約者組團,連比列的一根腳毛都沒碰到,就被雜兵給清理了出來。這特喵的叫人情何以堪!

「我說胖子,這結群強奧什麼鬼?」張定軍伸手一拍一臉驚魂未定的趙大明,注視著走廊深處滿地的秘法射線大聲問道。

「那啥,這群磚頭裡頭絕逼有頭目怪。結群就是這傢伙帶的爪牙數量翻倍,而且最特么扯的就是它用什麼技能,爪牙也會同時用什麼技能。強奧你都看到了,就是那些個秘法奧棍。」

「我去!」這下不但張定軍,所有人都明白了。這些沙居獸不但皮粗耐操,還有這麼變態的攻擊技能。今天貌似碰上硬茬了!

黃月英心念一動,悄然分出一縷神念進入了團隊頻道,將情況傳給了周啟。

剛布置下兩儀微塵陣,周啟正打算立下法壇。聞聽黃月英的話語頓時眉頭一皺。張炎彬那麼多人都搞不定?可見這東西確實麻煩。不過眼下自己無法抽身。說不得只能讓蠻子大爺他們過去看看。之所以沒讓斯卡蕾特,柯南、大和尚和安拉同黃月英同行,原本是打算讓他們和自己一起對付麥格坦的。計劃沒有變化快,看來只能先這樣子了。

片刻之後,眼見沙居獸群順著走廊逼近了皇宮大門。眾人正感無計可施的時候。就在這時,身後傳來了一陣厚重的腳步聲。黃月英回頭一看,只見蠻子大爺手裡提溜著那柄模樣嚇人的大菜刀,邁著著六親不認的步伐將地面踩的咚咚作響,正快步從階梯上迎面走來。

「師傅!」張定軍眼睛一亮,咧著嘴傻不拉唧甜甜地叫了聲師傅!

「滾!老子沒有你這樣廢物的徒弟!」柯南兇巴巴地瞪了張定軍一眼,幾乎將口水都噴到了他的臉上。

「哼,幾塊破石頭都對付不了。就這還想去宰了比列?沉淪魔都比你們有用!」

「我去!」

蠻子大爺一句話激起千層浪,在這節骨眼上簡直就是滿滿的群嘲。

「切,說的丫多能耐似的,有本事你干翻一個給姐姐瞅瞅?」夏若冰斜眼一瞥蠻子大爺,軟軟的京片子嘟嘟喃喃好一頓數落。

「哼。」柯南冷哼一聲,雙手一抱站在原地,目光有意無意地望向夏若冰。

「好了啦,丫要喝酒還不簡單。真幹掉這些石頭疙瘩,姐姐我好酒管夠。」說話間夏若冰抬手一拋,一瓶飛天國窖划著弧線飛了過去。

柯南眼睛一亮,伸手一把將酒瓶接過,心肝寶貝地收了起來。隨即一臉睥睨得掃了一眼眾人。

「老子動手,你們也別閑著!一會兒動作都麻利點兒。」

嗯?聽他這麼說眾人不由一頭霧水。不知這死蠻子要搞什麼飛機。

「哦吼!」柯南哪裡才管這許多。縱身上千一步,張嘴一聲大喝!雙手握住大菜刀奮力向前虛空一劈!下一秒,一道由鬥氣凝成,足有常人大腿粗細的能量鎖鏈自他手中飛出,如同一條怒龍般捲住了一頭體型巨大的沙居獸,將他從走廊中硬生生給拽了出來!

而就在沙居獸雙腳騰空離開走廊的剎那,黃月英和張炎彬眼底同時一亮!

沙居獸身上的輝光消失了!蠻子大爺這一拽看來是將它拖出了法術的作用範圍!

「我去!上古之矛!」趙大明嘴巴張成了O型。天知道張定軍那傢伙怎麼混的,要是向蠻子大爺學會了這一招,不論敵人躲哪兒,拽過來之後就是正義的N打一,要多愉快有多愉快!

果然你大爺還是你大爺!牛逼! 黃鼠狼掀門帘子,露了這麼一小爪。蠻子大爺牛逼哄哄的表現頓時令僵死的局面再度被打開!

眼見沙居獸被一鉤子甩了出來,夏若冰和張定軍雙雙躍起,兩人手中三柄利刃不分先後幾乎同時落在了它失去魔法光輝的軀殼上。

「叮叮噹噹……」一連串硬物延綿的撞擊聲過後。半空中碎石飛濺!夏若冰瞅准機會,雙手握刀嬌美的身軀有若大風車般連續幾個上撩隨口中一聲嬌叱身形再度拔高,隨即奮力一記下斬!

「飛天劍!」

妖刀天叢雲劍通體泛起銀白色的劍氣有若熱刀子切黃油,無比兇狠地斬入了沙居獸龐大的身軀!

轟隆一聲巨響!桌面大小的碎石散落了一地!將契約者們驅趕出皇宮的沙居獸群終於出現了傷亡!雖然死去的僅僅是其中一頭爪牙,不過俗話說的好,有了第一次,離下一次還會遠嗎?

不遠處,目視著英姿颯爽一刀斃敵的夏若冰,張炎彬不由瞳孔微微一縮。一直以來他的注意焦點都集中在了周啟的身上。沒想到除他之外,先行小隊其他人的戰力竟然也如此的驚人!即便失去了生命鏈接魔法的保護,皮粗耐操的沙居獸也並非魚腩輕易地任人宰割。夏若冰能在如此短暫的時間內搶下擊殺,已經足夠引起自己的重視!

惡魔少董別玩我 周啟!看來我還是小看了你!

接下來自然不用說。有了飛天國窖的刺激,蠻子大爺一鉤一個小朋友將沙居獸一一拽出。數十頭沙居獸轉眼便只剩下了孤零零的一頭。

就在蠻子大爺打算照單抓藥的時候,上古之矛落在這傢伙的身上,不過只令它龐大的身軀微微一晃,卻是沒辦法將之拽出!

嗯?眾人心中一怔,看來這傢伙就是死胖子口中所說的「金閃閃」了!

「我們上!」張炎彬沉聲下令招呼眾人二次衝進了皇宮大門!一眾契約者憋屈了半天早已不堪忍耐。一個個如狼似虎,身形若電。隔著老遠,一堆技能和魔法已然咆哮著招呼了過去!

罪魁禍首就在眼前,這一輪攻擊不用張炎彬多說,人人都是鉚足了勁做好了一擊必殺的覺悟。至於誰能搶到人只能頭各憑天意了!

面對來勢洶洶的契約者。只見這頭沙居獸中的獨苗高舉雙拳猛地一擂地面!通往皇宮深處的走廊堅硬的地面上隨即出現了一個流沙狀的漩渦。趕在一堆技能魔法招呼到身上之前,它高大的身軀往漩渦里一鑽,竟然無比滑溜的跑了!

我嘞個擦擦擦!精了!要不要這麼機智?一拳打空的滋味誰試誰知道,別提多難受了!

張炎彬神情錯愕之間,臉上露出一抹狠厲。

「不管了!繼續前進!」說話間當先掠過那片魔法凝就尚未散去的流沙。

「月英姑娘,我們跟不跟?」付雲生嘴角一抽好險沒忍住笑,偏頭望向黃月英。

「付哥,咱等等。」趙大明突然接過話茬放低了聲音冷不丁冒了一句。

「胖子,又什麼鬼?」

「嘿嘿,這東西躲不了多久。一會兒還得勞柯南大爺出手。」說著胖子賊精嘻嘻地偏頭望著柯南。

「那啥,要不您對著那漩渦來上個嘲弄?」

柯南眉頭一皺,斜眼一瞅胖子緊接著回頭狠狠瞪了張定軍一眼。

「哼!你要是有這蠢貨一半激靈,老子就當真收你做個徒弟!」

噗嗤!夏若冰聞言忍不住笑出聲來。和蠢貨一樣聰明,死蠻子眼中張定軍的智商只怕低到了下限。

「定軍你無需氣惱。依我看,柯南早已將之視為傳人,故而才對你如此凶戾。」黃月英偏頭一瞟滿臉苦逼的張定軍,悄然在團隊頻道中傳聲安慰。

「呵呵,月英姑娘說的沒錯,嫌貨才是買貨人。嚴師出高徒,世上哪兒有對徒弟和顏悅色的師父。」

聽付雲生也這麼說,張定軍愁容頓展,大嘴一咧嘿嘿傻笑著跟上了柯南的步伐心中暗自發狠,喵了個咪的,要是不把你的本事學到手,老子就跟你姓!

就在一眾契約者再度向皇宮深處進發的時候,周啟已然將法壇祭煉完畢。

感受到周圍一道道充沛的天地元氣。周啟嘴角一掀,臉上的神情充滿了自信。此時唯一令他感到擔心的便是黃月英等人。

不知什麼緣故。似乎受到某種未知力量的干擾,自身的靈絕感應有如被隔絕在外根本無法窺探到皇宮深處的秘密。雖然就此可以判定比列十有八九便是隱藏在其中某處。不過也增加了許多未知的兇險。

除此之外就是那群加入地獄陣營的契約者了!

經過新崔斯特瑞姆一戰,這群傢伙就如同從沒進入到這個世界中一樣就此銷聲匿跡。不過以空間安排任務的尿性,周啟可以肯定,這群傢伙百分之百是來到了卡爾蒂姆,此時應該就在周圍的某處。

根據以往任務難度的遞進規律來看,空間絕不可能跳過場景進行任務劃分。真要是這樣那無疑是自己打臉。以主宰的睿智是不會犯下這樣的低級錯誤的。

他們會不會就躲藏在皇宮裡呢?注視著身下那片華麗壯觀的建築群,周啟目光一凝,不排除有這樣的可能。只不過直覺卻再一次提醒他,墮落者們絕不會為比列服務,甚至就連巫師會也不過是空間強行對他們身份的一種認定,或者說陣營劃分中的一個條件。

至於阿茲莫丹?一念到此,周啟腦海中浮現出那道下肢長滿了鋒利勾爪的龐大身影。

有可能,也有可能不是。

墮落者們真正隸屬的應該是一支眼下無法窺見的龐大勢力!一旦浮出水面,將會立刻顛覆之前所有的一切認知。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卑鄙的主人,我發現了更多的蒼蠅!」

這時,土豪金凱普透過心神的聯繫傳來了信息。機械的電子合成音一耳朵聽上去顯得非常興奮。

更多的蒼蠅?周啟眉頭一挑,這傢伙被自己派出去纏住幸運之虎傭兵團的法師,從紋章里不斷冒出的擊殺提示來看,應該是玩的很開心才對。它這麼說只意味著一種可能——麥格坦來了!

「具體什麼情況,把畫面傳過來。」周啟一面沉聲吩咐凱普,一面分出一縷神念進入了獵魔印記發出了召喚。

就在他的與印記聯繫上的瞬間,巫師會的老巢,位於千里之外的阿爾塔納斯。

焦灼的烈日之下,一處被黃沙覆蓋的荒丘背後。

隨著金黃色的沙粒砰然炸散,一對沒有皮膚覆蓋,通體由暗紅色的肌肉組織構成的粗大前肢伸出了地面!

整個前肢自齊肘的位置一柄顏色漆黑宛若精鋼鑄就的骨刃取代了上臂,在一條條彷彿用鋼絲纏繞的肌肉襯托下,一眼望去說不出的猙獰猛惡!

隨著沙粒若流水般分開,下一刻,一道身高超過了3米的強壯身影鑽出了地面!赫然正是在抵達新崔斯特瑞姆之前,就被周啟派出去執行獵殺任務的影衛!

「主人……。」

宛如用刷子摩擦生鏽的鐵板,影衛沙啞而冰冷的聲音透過意識鏈接傳來,乍然一聽之下說不出的刺耳。

「你可以開始行動了。記住!所有的一切都必須銷毀乾淨!」

「遵從,你的,意志!」

影衛猙獰的面容之上,沒有眼瞼覆蓋的雙眼中閃過一抹凶光。一雙呈現黃綠色的眼眸注視著阿爾塔納斯的方向,有若蟾蜍般的舌頭在利齒上一舔,反關節的下肢一撐地面。飛身自沙丘后縱越而出。

一場饕餮盛宴正在等待著,為此它已經期待了許久!

感受到影衛已經開始了行動,周啟收回神念的同時眼底寒芒一閃。讓影衛去抄麥格坦的老巢,不是自己套路太臟!同巫師會在新崔斯特瑞姆乾的那些事情相比,自己所做的一切完全是小巫見大巫,根本不算什麼。

就是影衛這傢伙實在不能讓人省心。當初無意中將它創造出來之後沒有第一時間將之毀滅,不知究竟是對還是錯!

只希望到了最後事情不要脫離掌控才好!

周啟深吸了一口氣平復了翻騰的腦海。將心神與戰術電腦進行了連接。

隨著電腦屏幕上熒光一閃,視覺的實時連接頓時將凱普傳遞過來的信息轉化成了畫面!

一望無際的沙漠之上,數千身影如同疾馳的車輛正緊貼地面低空飛行。從凱普的視角可以清晰的看到,其中大部分都是由屍體煉化而成的幽魂法師!

位於隊伍中間的位置,近百一身黑袍,手持法杖的黑衣法師將三道纖細嬌美的身影嚴密的簇擁在當中。

身著華麗宮廷長袍俏立在一張魔法飛毯上的,赫然正是麥格坦。

注意到當中的位置,周啟深吸的一口氣。時隔多日,他再一次見到了莉亞.凱恩!

等等,莉亞身旁那名一頭紅髮的女法師是誰?

周啟眉頭微微一蹙,該不會就是莉亞的母親艾德瑞亞吧?奇怪!艾德瑞亞怎麼會和麥格坦攪合在一起?

難不成她同巫師會早有瓜葛? 阿爾納塔斯。

作為塔吉斯坦王國連接西方大陸商道的一座重鎮,曾經的繁榮早在巫師會的到來之後成為了昨日的輝煌。城內的居民大多在戰亂開始的時候選擇了逃亡。殘留的人們要麼淪為了三神教的信徒,要麼被狂熱的信徒們在血腥、黑暗的儀式中當做了祭品奉獻給了神明。

城市中央的廣場之上,分別代表勇氣,智慧和仁愛的天使雕像早已被拆毀。取而代之的是三座由珍貴的黑曜石所雕琢而成的巨大石雕。

中間的一座,滿布尖銳觸手的上身連接著四條蜘蛛狀的粗壯螯足,在生滿了尖刺的雙肩正中是一副額頭長著對山羊般犄角的猙獰面孔。如果蠻子大爺柯南在此,一定不會對這座充滿了危險和致命氣息的雕像感到陌生。它就是多年前被傳奇法師塔.拉夏以犧牲自己為代價封印在古墓中,而在脫困后憑一己之力摧毀了野蠻人的家園哈洛加斯,妄圖污染世界之石的毀滅之王——巴爾!

位於左首的雕像生有四條手臂,有如骷髏般的頭顱之上,兩根狹長的犄角如利劍般直指天空,被雕刻的無比細緻的面部令人生畏的同時也給人智慧和狡詐的印象。尤其是一雙深陷的眼窩,彷彿充滿了對萬事萬物的憎恨令人不敢與之對視!與之相反,它的身軀卻非常的模糊,如同被迷霧所籠罩無法捉摸。若是艾席拉見到這座雕像,必然會被勾起多年前的夢魘。沒錯,這是憎恨之王——墨菲斯托!即便被天使們封印在憎恨囚籠之中也能輕易地將庫拉斯科的三名大祭司引向墮落,令整片南方雨林陷入瘋狂和黑暗的元兇!

最右面的一座,僅看那強壯的身軀之上一塊塊稜角分明、充滿了爆炸力的肌肉便能給人帶來無盡的壓迫感!酷似龍首、額頭生有一對碩大而尖銳犄角的頭顱散發著天生的恐懼令人望而生畏!荊棘叢生滿布尖銳倒刺的長尾從雕像底座一直盤繞到地面。那是迪亞波羅!恐懼之王!地獄首惡中最年輕最強壯的存在!整個坎杜拉斯曾因其而顫抖,所有庇護所中的生靈即便只是想到它的名字也會坐立不安!

午後熾烈的驕陽下,一具殘破的屍體啪的一聲砸落在雕像前。巨大的力量令它有如被摔碎的瓷器,瞬間四分五裂。時隔數秒,又一具屍體飛至!緊接著是第三具,第四具……沒過多久,雕像前的地面上已經被鮮血和碎肉所覆蓋!

恐懼,絕望的尖叫聲,在空蕩蕩的城市中四處響起,隨即又在一聲聲臨死前的哀嚎中戛然而止!

以往總是習慣於欣賞他人恐懼的三神教徒們,從未想到,當恐懼降臨到自己頭頂之時,原來竟是這樣的滋味!

廣場上的屍體堆積的越來越多!沒有人能看清楚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究竟是誰,因為凡是當面親眼見到它的都已經變作了屍體。只是遠遠地從它宛若幽靈般飄忽的身影上依稀可以看到,發動襲擊的是一個外表有若行屍般的巨大怪物!

殺戮仍在繼續,彷彿沒有終點!片刻之後三座雕像的底座已然被骨肉所遮掩!那怪物似乎永遠不知道疲倦,每當他龐大的身軀如風般掠過,總能留下一具被切做兩截的屍體,同時將死去之人的靈魂帶走!

沒過多久,局部的恐慌引發了整座城市的動蕩!

逃!

值守的衛兵,甚至那些個往日高高在上的黑袍法師紛紛四散,向著城外逃離!然而令人絕望的是,但凡敢於踏出城市範圍的人,沒過多久他們的屍體便會出現在廣場之上。相反,躲避在旮旯中的卻得以苟延殘喘。

殘存的人們終於明白了一件事情,以四周木製的圍牆作為邊界,這怪物已經將整個阿爾塔納斯當做了一片狩獵場!沒有人能夠逃脫,他們的生命將隨著這座城市一起最終走向毀滅!

周啟暫時切斷了與影衛之間的意識連接。

殺戮有時的確是解決問題的必要手段,不過並不意味著他喜歡欣賞這一過程。尤其還是以第一人稱主視角來觀看。

影衛這傢伙真是越來越變態了!周啟深吸了一口氣將一幅幅血腥的畫面暫時拋到了腦後。透過影衛的視角他也終於弄清楚了一件事情,原來三神教信奉的就是地獄三首惡。他們眼中所謂的神便是這三位由毀滅,憎恨和恐懼具現化的地獄魔神!

之前瀏覽的凱恩之書里對此可沒有提及到啊!貌似凱恩老頭兒的日誌又要開始跟新了。

周啟心中默默吐了個槽。將身後黑色羽翼一展向著鐵狼傭兵團的駐地飛去。許久沒和伊芙那小妞單獨說過話了。這一次想要對付麥格坦,恐怕還得勞動這位成天將自個兒武裝的像個罐頭似的大美女出手才行!

與此同時,卡爾蒂姆皇宮。

在柯南大爺對著地面使用出嘲弄技能之後,一切如同死胖子所說。那頭沙居獸中的戰鬥機無比聽話地從地下又鑽了出來,並且在第一時間如同被刨了祖墳似的將砂鍋大的拳頭砸向了柯南!

「聽著蠢貨!將這頭垃圾從我面前帶走!如果你能辦到,老子就教你一手!」柯南不慌不忙,閃身走位的同時回頭瞪了張定軍一眼,語氣兇巴巴地對他吼道。

你大爺不愧是你大爺。這節骨眼上還寓教於樂。 豪門小嬌妻:別來無恙 不忘淳淳教導。

帶走?扛起就跑么?可辣么大一頭沙居獸怎麼個抗?這特么搞不了啊!

「笨蛋!你丫除了一股子蠻力還剩下個啥?」夏若冰看著張定軍收起了雙刀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險些把鼻子給氣歪了。

「定軍,讓其感受威脅,萌生恨意!嗯,姑且試試試先口頭罵之。」黃月英一眼看出了問題,忍不住出聲提醒。古有兩軍交戰時,陣前罵戰一說。卻不知用在這地獄魔物身上管不管用?額,或許有用吧。

「罵人?」

張定軍眼睛一亮。對哦,柯南大爺可不就是吼的么。

「孫子!你個摻沙子的水泥磚!垃圾站的墊腳石!廁所里的蹲坑板!玉米須,土豆皮!有種來找爺爺我呀!」

下一秒,走廊內瞬間回蕩起張定軍稀奇古怪的叫罵聲。

「噗!」聽到這貨山寨的嘲弄技能,沙居獸沒絲毫反應,依舊追著蠻子大爺爆錘。夏若冰和付雲生幾人卻險些笑個半死。來推比列卻弄的如此歡樂這特么也是沒誰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