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兄弟,誤會都是誤會。」

矮矬子已經徹底的被我的瘋狂震撼,嚇得臉都綠了。

「誤會,你剛才不是還讓我後悔嗎?」

我已經進入到了歇斯底里的狀態,眼睛裡面冒著憤怒的火焰,頭髮都一根根的豎了起來,面目猙獰的樣子,足以震懾眼前的矮矬子了。

「是我口誤,兄弟,這樣你看好不好,人你帶走。」

矮矬子雙手捂著他的臉,求饒的說道。

「還有呢。」

「呃?還有?沒有了,這裡就這麼一個妞。」

矮矬子一臉懵筆的看著我,困惑的不知道我所指的是什麼。

「你們合夥欺詐我發小的錢呢?」

我說著一隻腳踩在了那廝的心窩,碎玻璃尖已經抵在了他肥厚的脖子上面,鋒利的刃口已經沾上了矮矬子的鮮血。

「啊,你是說那家小公司,行行行我不要了,就當玩玩,再也不追究你朋友的欠款了。」

矮矬子也不想被我的瘋狂帶走了生命,連忙表示一切好商量。

我為了讓他死心,從他的公文包里,找出白紙,立下了字據,讓他簽字畫押。

矮矬子倒是很配合,乖乖的簽上了他的大名,我這才一腳踹開他,背著秦嵐離開了那裡。

在秦嵐的車上,還沒有到秦嵐家呢,她就有些受不了了,雙手不停地撕扯著她自己身上的衣服,黑色的包芯絲襪被她撕扯的到處都是網洞,跟撲魚的漁網似得。

尼瑪,那個矮矬子真不是東西,竟然給秦嵐下了雙份的藥劑,一份是*,另一個不用說都知道是什麼葯了。

我看到秦嵐的情況很不好,就加快了車速,一連闖了兩個紅燈,直接的拐到了臨近的一家醫院,我抱著秦嵐進了醫院的時候,我看到秦嵐的眼角流淌下來兩行熱淚,我知道那是感激的淚水。

本來我是有機會趁機佔便宜的,可是我不能,秦嵐對我有恩,我不能那麼做。

我在醫院守了一夜,直到秦嵐的情況好轉了才準備離開。

盛寵田園嬌妻 「謝謝你。」

秦嵐無骨的小手緊緊地拉著我的手背,不想讓我離開。

「這是我應該做的,你不用謝我,換成是別人我也會毫不猶豫那麼做的。」

我安慰她說道。

「你真不知道他是誰?」

秦嵐不安的說道。

「我管他是誰,欺負了我朋友,我就和他玩命。」

一想到那個混蛋的手段極其的惡略,我心中的氣就不打一處來。

不過我這句話倒是讓秦嵐很受用,她滿足的把俏臉放在了我的手臂上,盡情的感受著來自我帶來的安全感。

「這一切都是薇薇的主意。」

秦嵐有些遺憾的說道。

「薇薇?」

這個女人帶給我的已經不是簡單的傷害可以形容的了,現在我一聽到薇薇這個名字,渾身就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寒顫,好像是遇到了瘟神似得。

「嗯,那天你走了之後,我就去找薇薇,想問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兒,結果被那個老流氓盯上了。」

秦嵐說起來還有些心有餘悸,那個矮矬子當時看秦嵐的眼神都不對勁,簡直就是像釘子一樣,插裡面就拔不出來了。

薇薇倒是沒有什麼,竹筒倒豆子一般的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從另一個角度來說,薇薇傍上了大款,有了新靠山,至於秦嵐對於薇薇來說已經沒有什麼利用的價值了。

所以薇薇才願意配合那個矮矬子還欺負秦嵐。

「真沒想到薇薇居然是這樣的人。」

聽了秦嵐的說辭,我不禁感到自己後背發涼,薇薇真是一個心機很深的女人,我居然還和這樣的女人談戀愛。

「那個油膩中年男叫趙威嚴,是一家網路公司老總,很有實力。」

秦嵐熾熱的眼神從來都沒有離開過我的身上。

「你是說剛才的協議不算數了?」 「沒事兒,我本來就是一個窮光蛋,一個人吃飽全家不餓,大不了從頭再來。」

我不怕報復,再說了現在是法治社會,是趙威嚴先圖謀不軌的,我才懲治他,誰願意和一個玩命的人死磕呢。

抓住這一點我也不怕來自趙威嚴的報復。

安頓好了秦嵐,我回到了公司,如我所料,發小精神煥發,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哥們,告訴你一個好消息,趙威嚴那邊不在追究我的欠款了,而且今天咱們還來了一個新人,很有前途的哦。」

發小摟著我的脖子,和我肩並肩的走了過去。

我看到一個叫趙穎的女孩子,端坐在桌子旁。只見她一頭烏黑的秀髮,猶如飛騰的瀑布一樣,絲滑的流淌在香艷的肩頭。

白皙的肌膚宛如凝脂璞玉,煥發著青春的色彩。

特別是她腳下的一雙水晶高跟鞋,引起了我的注意,因為我曾經在秦嵐的腳上也看到過類似的款式。

當時我還和薇薇在一起,每一次提到那雙鞋,薇薇都是一臉羨慕的樣子,說那是來自義大利的奢侈品牌,叫什麼我也沒有記住,反正就是很值錢,據說一雙鞋怎麼也得好幾萬。

我就納悶了,能夠穿著這麼有錢的奢侈品的女孩子,為什麼還要做一個女主播呢?

趙穎也同時看到了我一直盯著她腳下的那雙鞋,不由得將小腿併攏,使勁兒的讓雙腳往後挪了挪,盡量的避免我的視線。

「哎,哎,我說哥們你發什麼呆啊。」

發小用胳膊肘戳了我一下,我才抬起頭來,可是不知道怎麼了,眼睛就是離不開趙穎,被她身上自帶的神秘光環吸引著。

「那個什麼,我現在宣布一個重要決定,我將公司的百分之十的股份贈與我的兄弟,現在他是我們公司的第二大股東。」

發小說完,屋子裡面就響起了一片掌聲。

直到這個時候,我才明白過來,連忙對著發小說我不能接受。

可是卻禁不住發小的堅持,他告訴我,所有的事情他都知道了,那個叫趙威嚴的死胖子,特別的對他說,我是一個只得結交的好朋友。

「行啦,啥也別說了,沒有你,就沒有我的現在,雖然一成少了點,可也是我的一片心意啊。」

既然發小都這麼說了,我要是在不接受的話,那不是顯得我嫌棄他給的少嗎。

於是我就點頭答應了下來,就這樣公司也成了我的公司,我也是有身份和地位的人了。

「那行,我接受,不過你可要答應我,賭這個東西,你絕對不要再碰了。」

經驗告訴我,賭這個東西真的有毒,凡是染上的人,一般除了傾家蕩產之外,都不會悔改的,我擔心發小好了傷疤忘了痛,說不定那一天又去賭博,這才嚴重的警告他。

「我知道啦。」

發小不耐煩的說道,看樣子並沒有往心裡去,凡是像他這樣輕易答應的都不會好好地遵守。

被發小這麼一攪合,我也忘了要和趙穎談一談了,我就想知道為什麼她能穿著這麼有錢的鞋子,還要干一些主播的活兒。

一般在我們這裡的女主播,都是家境一般的女孩子,她們為之奮鬥的目標當然的賺大錢,可是也沒有看到誰這麼奢侈的消費過。

因為有了這件事兒,所以我特別的關注趙穎,因為是新人的緣故,一般情況下都不會給新人開通主頁推薦什麼的。

所以趙穎的成績並不怎麼出色,不但如此,我還發現其他的女主播為了增加粉絲,不得不採取了最不恰當的方式,那就是靠著青春來賺錢。

很多的女孩子都打著擦邊球,故意的暴露一些敏感的身體部位,來吸引粉絲的關注,在我們這裡也是見怪不怪了。

幾乎每一個女孩子都會或多或少的採取這種策略,更有甚至還會私下和粉絲溝通,出去開房什麼的,當然了這些都屬於私人事情,我們公司就不參與了。

我想說的是,趙穎真的是一個很奇葩的女主播,憑藉著她那俊俏的臉蛋,只要她夠大膽,稍微的暴露一下,哪怕是一點點,我都能保證她的粉絲會翻倍的增加。

而我看到的卻是一個宛如一潭死水一樣的趙穎,直播的時候一本正經,從來都不關注自己的收入。

和同行比起來,趙穎的收入幾乎就是慘淡的代名詞。

按著行規,公司都會以數據說話,也就是說誰的業績好,就會拚命地上推薦,給首頁,數據不好的話,有沒有什麼前途,只有繼續埋沒才華了。

趙穎就是屬於後者,數據慘淡,收入幾乎為零,打賞禮物什麼的更是沒有。

就憑著這樣的數據,無論是換了那家公司,都不會給推薦位上首頁的。

我們公司自然也不會那麼做,可是我有些不忍心,因為我很關注趙穎,又一次我偷聽到趙穎打電話,隱隱約約的聽到她正在為錢發愁。

好像是誰得了大病,需要一筆錢,而她一時之間也拿不出來。

我不想看到趙穎痛苦的樣子,因為我不知道出於什麼原因,我對這個神秘的女孩子充滿了好奇,所以我想幫幫她。

一天發小把我叫了過去,一進門就鬱悶的問道。

「我說哥們,咱們公司剛剛好轉,再說了這也是你的公司啊,現在你也是股東了,不能由著性子來。」

發小說著,就把一份企劃書放在了我的面前。

我低頭一看,原來是關於趙穎的投入簡報,上面羅列了這個月來有關在趙穎身上的投入。

錯愛:冷少,不安好心! 「哥們,推薦位那可都是咱們花錢買的,首頁更是價值不菲,你看看,趙穎給你帶來什麼回報了,赤字,赤字還是赤字。」

發小很鬱悶,這份數據換成誰也是一個腦袋兩個大。

「嗯,賠了二十多萬了,可是你也看到了趙穎的粉絲量也在緩步上揚嗎。」

「卧槽,你別說了,那也叫上揚?我就是隨便換一個新人,這麼用錢砸,他也會比趙穎強上一百倍。」

發小的意思很清楚了,要麼停下來砸錢,要麼就得和趙穎好好地談一談,讓她按著潛規則走下去。

「行,那我找機會和她好好地談一談吧。」

我覺得我也應該和趙穎談一談了,當然並不是讓她暴露,而是覺得我必須要深入的了解一下她。

「不用了,我已經讓阿飛去找她了。」

「阿飛,那個流里流氣的小流氓?」 不管在哪裡都有一個屬於他們的小圈子,比如說演藝界有演藝界的圈子,裡面的各種潛規則多了去了,最出名的就是導演潛規則女演員了。

這些大家都應該懂得,當然在我們公司里,也有屬於女主播的潛規則,要想生存都有叢林法則,這裡也不例外。

要想賺錢,那必須得付出,有些女主播為了讓自己變得更漂亮,有錢的就會選擇飛去韓國做一張討人喜歡的明星臉,沒有錢的就買一個視頻小軟體,類似於美顏的功能,一般情況下網友粉絲們是分辨不出來。

在有的就是化妝了,這個美容差不多,但是需要的是技術,一般人達不到那麼逼真的效果,所以這些都是少數人才能完成的目標。

那麼要想吸引人很多公司都會默許,甚至是鼓勵那些女主播大膽前衛一些。

而那個阿飛就是專門干這個的,我說的已經很明白了吧,阿飛就是讓聽話的女主播更聽話,不聽話的女主播在他的威逼利誘之下聽話。

我一聽到這個消息,當時就有些捉急,畢竟我可是老實人,從來都不做非法的交易,現在公司的股份已經有我的了,所以我也算是法人代表,萬一出了什麼事兒的話,我也吃不了兜著走。

「哥們,你不能那麼對待趙穎,因為你跟就不了解她。」

發小冷哼了一聲,好像對我的話壓根就沒有放在心上,雙手攤在了兩邊,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我也顧不上和他廢話了,現在我的發小變了,自從被人設局套現了之後,他就有些變了,以前他從來都不干涉女主播的工作,現在都快成雞頭了,要是那個女主播賺的錢沒有達到他的要求,他就會大發雷霆,甚至不惜動用武力,逼著女主播做哪些違反法律法規的事情。

當我來到趙穎的直播間的時候,就聽到裡面傳來了趙穎倔強的反抗聲。

「做夢,我是不會那麼做的。」

『啪』的一聲脆響,就彷彿是扇在了我的臉上一樣,當時我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感到一陣心痛。

「你丫的,裝什麼清高啊,要是有錢你還會來這種地方?實話告訴你,你干也得干,不幹也得干。」

隨著阿飛粗魯的訓斥聲,其他直播間的妹子也都被驚動了,因為每一個直播間都是被隔板分隔的,隔音效果並不是太好,所以搞得大家都沒有心思直播了。

「回去開工吧,讓我看看就行了。」

我可不想因為這件事兒,影響了公司直播的業績,所以趕緊的招呼妹子們都回去直播,我推開趙穎的直播間走了進去。

當我看到趙穎的時候,那種心痛的感覺不知道為什麼更加的強烈了,趙穎半邊俏臉高聳的鼓起來,上面還留著阿飛的五根手掌印。

「阿飛,誰讓你打人的,不知道這是違法的嗎?」

我按捺不住內心的憤怒,強忍著怒火對著阿飛訓斥道。

「二老板,是大老闆讓我來招呼招呼這個不聽話的小妮子的。」

天才嫡女,廢材四小姐 阿飛似乎沒有把我放在眼裡,說話時候壓根就沒有看我一眼,而是專註的盯著趙穎,我順著他的眼神,發現這小子正在不懷好意的盯著趙穎身上突出的部位瞧呢。

趙穎被他看的有些害怕,身子蜷在一起,哆哆嗦嗦的抖動著,看樣子趙穎是一個單純的女孩子,像這種事情從來都沒有遇到過。

「阿飛,大老闆是老闆,我就不是你的老闆了嗎?」

我的眉毛皺了皺,怒視著他說道。

阿飛這小子本來就是混社會的,察言觀色的能力那是一等一的強,一聽就聽出來我有意偏袒趙穎,當時就認慫了,見風使舵的沖著點頭哈腰的,像一隻哈怕狗似得。

「哎呦,二老板您瞧這話說的,您當然是我的老闆,還是我的衣食父母嘞,既然二老板您發話了,這我就不管了,不過我偷偷的告訴您一聲,大老闆可是發話了,趙穎要是再不脫的話,他可就要把趙穎賣到酒店當『肉墊兒』去了。」

阿飛倒不是威脅我,只是想在我這裡也落一些好處罷了,不過這倒是引起了我的不快。

「憑什麼,趙穎是自由公民,大老闆沒有權利這麼做,更何況這還是違法的。」

「二老板,我看您就是太老實了,不違法能賺錢嗎?再說了您看看這個吧。」

阿飛說著就拿出來一張合同,下面乙方的署名正是趙穎,而合同裡面的內容你也看不出來違法違規的地方。

「這個很正常啊,我代表公司簽署的。」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