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怎樣做到?」宋博不明白李穩的意思。

「在沒有使用任何工具的情況下,她是怎樣把魚弄上來,甚至弄了一個火堆?」封繼佑的目光也落在湖面,他和李穩有著一樣的疑問,鳳星汐到底是怎樣做到這兩點,抓魚和生火。

這件事透露著古怪,魚是怎樣從湖裡撈上來?魚鱗和內臟又是怎樣弄乾凈?那堆火,她又是如何做到?這一切看似很平常,但放在這裡卻格外的詭異!

「有古怪才有趣,鳳星汐這個學妹一點也不像李蓉所說的那樣,呵呵。」李穩嘴角勾起,沒想到回校一趟竟然遇到這麼有趣的學妹。

「呃」封繼佑一臉神色古怪的看著手中的錄像器,眸中無疑驚訝和疑惑。

宋博把錄像器拿到手一看:「這錄像器壞了,奇怪,剛才明明好好的,怎麼突然間裂開?」

李穩眯著眼看著鳳星汐離開的方向,倒是沒有說話,一切都太怪異!

回到教室,考試已經結束,鳳星汐坐在座位上,想到封繼佑三人,嘴角微微一笑,證據?呵呵,就算封繼佑他們不揭發,她仍然不喜歡留有把柄給別人。

楊薇兒比鳳星汐早一步回到教室,從楚謹翰口中得知鳳星汐連續兩次提前交卷,驚訝之餘更多的是不解,轉過身問道:「星汐,聽說你提前交卷,考得如何?」

「還行。」

「那就好,我餓了,走,我們吃飯去。」楊薇兒站起來伸手便扶著鳳星汐的手臂。

「好,我們去吃飯。」鳳星汐應聲,同時站起來和楊薇兒走出教室。

來到飯堂點了菜,鳳星汐和楊薇兒拿著座位牌來到規定的位置坐下,屁股剛坐在凳子上,王敏也拿著座位牌往她們的方向走過來,或許王敏沒想到會遇見鳳星汐二人,眸中先是一愣,隨即露出厭惡,在鳳星汐二人左邊的位置坐下。

「鳳星汐,聽說你提前交卷,怎麼,該不會是不懂得作答,心裡難過提前交卷偷偷躲在某個角落哭吧?」王敏怪聲怪氣的說道。

「真倒霉,吃個飯都能見到討厭的人,某人難道不知道她的存在讓人倒胃口?」楊薇兒白了王敏一眼,一臉嫌棄的模樣,毫不留情的說道。

「楊薇兒,看來我不修理你是不行,你欠揍!」王敏本就討厭鳳星汐和楊薇兒二人,得知鳳星汐提前交卷本想鄙視一番,沒想到楊薇兒毫不客氣的諷刺她。

「嚇唬我?哼!」楊薇兒冷著臉看向王敏:「王敏,別以為我不知道當日星汐遭到李蓉她們的欺負,其中可有你的功勞。」

這也是楊薇兒無意中從同學的口中得知,原來李蓉之所以針對鳳星汐,最大的原因是王敏在李蓉她們面前說了不少鳳星汐的壞話,導致李蓉她們討厭鳳星汐。

「你,你說什麼,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王敏眸中慌張一閃而過。

楊薇兒冷笑一聲:「是你使計令李蓉她們在楚謹翰的生日宴會上對星汐動手,你以為我不知道?哼,王敏,從今往後,有我在,你休得再欺負星汐。」

「李蓉她們欺負鳳星汐與我何干?你莫要冤枉我。」話雖如此,但王敏神色或多或少有些心虛,她沒想到楊薇兒竟然當眾把這件事說出來,四周的學生紛紛投來鄙視的目光,王敏只覺得無地自容。 見李廣延不說話,那人忍不住勸道:

「主子,我知道您感念獻王當初提攜之恩,可是這兩年您幫他所做之事也已經足夠抵還,況且您甚至還有意推他坐上皇位,再多的恩情也足夠抵消了,如今有些事情當斷則斷才是上策。」

「您如今將獻王推至台前,若他真與您生了異心,到時不僅影響您的大業,而且若不小心時恐還會遭到反噬。」

「您若沒有把握能將他握在手中,讓他對您沒有二心,眼下除掉他才是最好的辦法。」

「既能一勞永逸,又不會留下後患。」

李廣延聽著那人的話,眼中露出幾分遲疑。

他自然知道除掉獻王才是上策,可是若無獻王,南梁朝中那些人怎肯服他一個「外人」?

更何況如果這個時候弄死了獻王,他固然能夠少了很多麻煩,可同樣的沒有獻王在前,豐陽宮那位便徹底無人能夠牽制,到時候他以太上皇之名站著大義,除非他直接起兵強奪皇權,背負惡名在身,否則想要安然過度登基為皇,將南梁順利握在手中根本不可能。

李廣延心中顧忌著大燕那邊,不想在此時平添波瀾。

更怕他這邊一旦除了獻王,會為人所趁,到時他背負「弒父」之名,南梁一些朝臣不願歸附,軍中一些屬於獻王一系之人恐也會生出異心。

若在這個時候姜雲卿那邊趁火打劫,他反而會平白便宜了他們,自己落了下乘。

那人見李廣延沉吟著沒有說話,忍不住道:「世子,當斷不斷,反受其亂啊!」

李廣延揮了揮手,止住他還想要再說的話,沉聲道:「我知道你的意思,容我再想想。」

「世子……」

「我說了,容我想想,你聽不懂嗎?!」

見那人還想勸說,李廣延抬頭聲音冷沉了幾分,獨眼之中也帶上了凌厲之色。

那人對上李廣延那隻空洞洞的眼睛,心中猛的一跳,突然想起眼前這人不是他以往跟隨的那些主子,能夠任他指手畫腳事事聽從。

眼前這人為人狠辣,而且行事毫無底線全憑心情。

若讓他不喜,隨時都會丟了性命。

那人連忙心神顫抖的低著頭,「是,世子,小人冒犯了。」

李廣延靜靜看了他一會兒,明明什麼話都沒說,可卻依舊讓得那人白了臉。

眼見著他低垂著頭身形微抖,李廣延這才收回了目光冷聲道:「孔淮,有些事情我自會決定,而我招你來身邊是為助力而不是為主的,這樣的事情,我不希望再有下一次。」

孔淮聽出了他話中的警告,頭垂的更低了些,顫聲道:「小人明白。」

李廣延見他臉色蒼白,這才緩和了臉色道:「紅雁現在在何處?」

孔淮低聲道:「應當在府中,世子可要見她?」

李廣延沉吟了片刻,才道:「去見見她吧。」

有些事情避不過的,有些人他也依舊要見。

李廣延走到一旁的銅鏡前,從鏡前的錦盒之中取出一副眼罩,對著銅鏡將眼罩帶上,遮掩住了左眼上猙獰的傷口。 王敏心裡認為她沒做錯,李蓉她們本來就對鳳星汐整天纏著楚謹翰很大意見,她只是和李蓉她們說了幾句話,沒想到李蓉她們竟然把鳳星汐差點弄成植物人,現在回想,那個時候李蓉她們要是把鳳星汐弄成植物人,那多好。現在鳳星汐雖然沒有纏著楚謹翰,可是楚謹翰卻對她更上心,楚謹翰只屬於她,任何人休想得到,看來她想辦法把鳳星汐從楚謹翰身邊消失。

想到這,王敏把目光落在鳳星汐身上:「鳳星汐,不如我們賭一場?」

「說。」機器人送來飯菜,鳳星汐把飯菜放好才把目光落在王敏身上。

「賭這一次的考試成績,看看我們哪個的成績更高。」王敏挑了挑眉,自信高傲的接著道:「分數低的人自動退學離校並且不能在這個城市的學校讀書,如何,你可敢一賭?」

「哼,星汐,我們別賭,這對你不公平。」楊薇兒開口阻止,鳳星汐前段時間足足有一個月時間沒來上學,平時的成績在班上屬於中等水平,王敏的人品雖然不怎麼好,但成績卻是不錯,這明顯就是一場不公平對待的賭局。

「怎麼,難道你認為鳳星汐必輸無疑?」王敏得意的看著楊薇兒,隨後又把目光落在鳳星汐身上,接著壓低聲音的說道:「要是不敢賭,我也不會勉強,只要你一輩子都不能出現在楚謹翰面前。」

「呵呵,說來說去,你竟然為了一個男人費盡心思,王敏,楚謹翰到底有哪點好竟然讓你如此執著。」楊薇兒真是無語,楚謹翰除了長得俊俏,學習成績較好之外,她真不知道有哪點吸引人,為何那些女生偏偏對他上心,一想到他之前對星汐的冷淡態度,儘管現在他終於對星汐上心,但依然改不了她對楚謹翰的印象,一句話,不好。

「你管不了。」王敏臉蛋微微發紅髮熱,然而態度依舊惡劣:「鳳星汐,你敢不敢賭?」

「好,我和你賭一次。」鳳星汐不認為她會輸。

王敏雙眸微微一眯,嘴角一勾:「口說無憑,立字為據。」

「行,到時候別後悔。」鳳星汐心中冷笑。

得到滿意的答覆,王敏吃完飯便美滋滋的離開。

看著王敏離開,楊薇兒眉頭緊皺:「星汐,王敏明明是不安好心,你為何還要答應?」

「放心,我不會輸,丟臉的人只會是王敏。」鳳星汐胸有成竹,根本不怕賭局。

下午第一場考試過了半個時辰,鳳星汐再次提前交卷,有了上午連續兩次欺負人的提前交卷,這次同學們平靜多了,依然低頭作答。

每場考試,鳳星汐都提前交卷,和封繼佑三人在湖邊會合,一開始只是烤魚,到了最後,封繼佑三人直接帶上雞鴨鵝等食物,有封繼佑三人在身邊,鳳星汐當然不會傻乎乎的在他們面前明目張胆的使用魔法,和他們會合之前從空間項鏈中拿出一把小型的玩刀,至於生火,直接在他們面前示範轉木取火,當然,鳳星汐並不是真的轉木生火,而是偷偷用了魔法讓木頭生火,這一點,封繼佑三人當然沒有察覺。

「奇怪,你每次生火都看起來很容易,怎麼到了我這就需要花那麼長的時間?」宋博鬱悶的看著手中的樹枝,差不多半個小時才弄出一點火花,再看看鳳星汐,已經生好火弄了個火堆,這差距有點大。

「熟能生巧,這事我常做,做起來自然比你快。」鳳星汐把一根樹枝丟到火堆中,翻動火上的幾條魚。

「好吧,這事不適合我做。」宋博把好不容易著火的樹枝丟到火堆中,決定啥也不幹,等魚烤熟。

「聽說你和你們班的王敏賭這一次的成績,據我所知,王敏的成績一向都不錯,你冒險了。」王敏有心對付鳳星汐,而且對她這次考試非常有把握,因此自從鳳星汐答應賭局后,王敏便讓人把這件事散播出去,一心想著成績公布后,鳳星汐輸了也不能當眾反悔,因此,就連李穩他們都聽到這件事。

「王敏這傢伙不好。」宋博曾見過王敏一眼,印象不太好:「該不會是她逼你答應這場賭局?」

「放心,我不會輸。」鳳星汐說道。

「王敏的背景不差,以她的性格,你輸,她絕對讓你在這個城市待不下去,你贏,她更不會服輸,依然會想辦法對付你。」封繼佑說道。

「你們認識她?」鳳星汐眯著眼看著他們:「別說你們不認識她,我可不信。」

「她曾和一件案子有關,與她見過一面,她的性格異常極端,是個小心眼的人。」一年前她和一個女生發生口角,心有不服的她竟然傭人把那個女生打殘,女生的父親報了警,但事後王敏的父親用錢解決了問題,那個女生的父親得到一筆錢,但女生的一輩子算是毀了。封繼佑回想起當時,當時的他也驚訝,沒想到王敏年紀輕輕,心腸如此惡毒。

「你少和她接觸,我怕你吃虧。」李穩對王敏的印象也是很不好。

「我不找麻煩,麻煩卻來找我。」一股魚香味傳來,鳳星汐把熟了的烤魚遞給封繼佑三人,而她也拿著一條魚吃了起來:「有些事情不是躲避就能解決,王敏要是敢使壞,我可不是好欺負。」

「你倒是不擔心。」封繼佑眸露笑意,把鳳星汐遞來的烤魚接住,咬了一口。

「有啥擔心,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鳳星汐翻了翻火堆上的烤雞,烤雞已經隱約散發出香味,再過一會兒便熟:「再說,王敏要是對我下手,我擔心也沒用。」

「遇到麻煩可以找我們。」封繼佑認為王敏不會輕易放過鳳星汐。

「謝啦,不過我不怕她,你們別擔心,她對付不了我。」她要是普通人或許擔心王敏耍手段對付她,但她偏偏不是普通人,每天的修鍊不可是吹的。

鳳星汐和封繼佑四人吃著吃著便吃出感情,鳳星汐覺得封繼佑三人不錯,而封繼佑三人同樣覺得鳳星汐不賴。

「下午的考試是機甲實操,期待你的表現。」腳邊堆著魚骨和雞骨,宋博滿足的眯起雙眸。

鳳星汐把火弄熄,拍了拍身上的灰塵:「放心,不會考砸。」

今天是考試的最後一天,上午考機甲理論,下午便是機甲實操考試,機甲實操考試與平時的機甲對戰練習有所不同,機甲對戰練習是兩個同學互相切磋,而機甲實操考試卻是一個人面對一個場景,完成規定的任務。

與封繼佑三人分開后,很快便迎來下午的機甲實操考試。

鳳星汐按下虛擬平台的按鈕,場景瞬間轉換,此時的她坐在操控倉控制著魚型機甲,在海里遊動著,偶爾能看到一群小魚經過,她的考試任務便是在三個小時內找出一顆海底夜明珠。茫茫大海找一顆夜明珠本就不容易,更何況海里的任何生物都帶著攻擊性,一個不小心便惹來海底生物的單挑或群毆。

往海底遊走,鳳星汐看著屏幕上展現出來的海底情景,很美,海底里的景象很美,珊瑚,海草以及各種小型的魚群。然而,鳳星汐並沒有因此而掉以輕心,美麗的背後到底隱藏著什麼?

鳳星汐眉頭一皺,當即想也不想便急忙躲避,緊接著,操控倉一陣震動,鳳星汐臉色一變,檢查機甲的損壞程度,損壞程度竟然達到百分之二十,目光落在不遠處,剛才她只見一道光芒一閃而過,機甲損壞程度竟然如此高,那裡到底有什麼厲害的東西存在?

考慮片刻,鳳星汐決定冒險前去探究。

突然,海底的海草不斷延伸撲向鳳星汐,看樣子似乎想纏著鳳星汐,鳳星汐豈會讓那些海草得逞,一個導彈發射,同時往上方游去拉開雙方的距離,導彈落在海草上,海草瞬間炸毀,同時產生巨大的衝擊,附近的小魚嚇得躲了起來。

「沒想到剛才的攻擊只是令機甲損壞百分之二十。」李穩坐在監控室看著其中一個屏幕,帶著幾分讚許的勾起嘴角露出淡淡的笑意:「她的反應很快。」

宋博聞言,掃了一眼,認同的點了點頭:「反應快,操控熟練,沒想到她抽到最難完成的任務,呵呵,真是倒霉。」

李穩白了宋博一眼,哼聲說道:「你這是幸災樂禍?她可是我們的朋友。」

「她沒有你們想象中的差勁,抽到最難的任務是她的倒霉,但並不代表她完成不了任務。」封繼佑觀察鳳星汐片刻,這個學妹不簡單,比當年的他更優秀。

聞言,李穩微微坐直身體,不確定的問道:「她抽到的任務是全部任務中最難完成,就連高年級的人也不一定能完成,你認為她有這個本事?」

「她雖然是低年級的學生,但她的表現卻不比高年級的學生要差。」封繼佑眯著眼說道。

經封繼佑這一說,李穩和宋博沒再說話,把目光再次落在鳳星汐身上。

鳳星汐並不知封繼佑他們正觀察她的一舉一動,此時她正小心翼翼的往目標飛去,越是靠近,危險感越是強烈。 那眼罩樣式特殊,上面還繪著隱晦的龍紋。

李廣延摸了摸眼罩,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似得,又他走到一旁的櫃中取出一套藍色雲紋錦衣,換上之後,將腰間掛上黃色玉墜錦穗,然後讓奴才入內替他束好了發,他這才帶著孔淮出了房中,直接去紅雁所在的院子。

這獻王府如今盡在李廣延麾下,里裡外外也皆是他的人。

紅雁所居住的地方就在府中後院之中,離李廣延居住的地方不遠。

李廣延帶著人過去時,還未入內就有人直接上前攔住了他。

「放肆,世子爺你也敢攔?!」孔淮連忙上前厲斥道。

那人面容普通,聞言卻依舊擋在李廣延身前,面色冷漠道:「小姐吩咐,無她同意,任何人不得入內。世子爺若要見我家小姐,還請先在這裡等候通傳。」

「你!!」孔淮頓怒,想要訓斥。

李廣延伸手攔住了他,定定看了護衛良久,才開口道:「那請你跟紅雁說一聲,就說故人來訪,還請她與我一見。」

那人聞言點點頭,朝著身旁的人示意,讓人守在門前堵住李廣延等人之後,這才轉身進了院內前去傳話。

過了許久,那人才又從裡面出來,對著李廣延道:「小姐說,請世子爺進去。」

李廣延抿抿嘴角,抬腳朝著裡面走去,而孔淮幾人跟在他身旁。

誰知道入得院門時,那人卻是突然橫手一擋,直接將除卻李廣延以外的其他人全部攔在了外面。

「你什麼意思?」孔淮頓怒。

那人沉聲道:「小姐說了,她只見世子爺。」

孔淮幾人都是臉上浮現怒容,只覺得紅雁欺人太甚。

李廣延卻是擺擺手止了幾人想要強闖的心思,臉上冷漠了幾分:「行了,你們在外面候著。」

「世子,紅雁生了異心,你一人入內太過危險……」其中一人急聲道。

李廣延冷聲打斷了他的話:「她沒這麼蠢,她若只是想要我性命,不會到現在都不動手,更何況這府中內外都是我的人,她若傷我半點,今天也走不出這獻王府。」

「你們且在這裡等著,我一人進去。」

李廣延話音一落之後,就直接朝著裡面走去,而孔淮等人見他主意已定,而原本守在院子前的那些護衛直接圍攏門前將他們攔在外面,一副誰敢強闖便要動手的架勢,他們只能狠狠瞪了這些人一眼,留在外面等著李廣延。

而之前與李廣延說話,後來又進去通傳的那護衛則是回頭看了李廣延一眼,目光微閃了閃,然後入內守在門前。

李廣延雖未習武,可天生五感超於旁人。

或許是上一世經歷的暗殺太多,又或許是他曾經跟隨那人學習過怎樣辨別四周是否有埋伏之人。

剛一踏入紅雁的院落之中,他便察覺到了這不大的院落之中至少有三處地方藏有隱衛,目光一直緊鎖在他身上,而他未曾察覺到的地方更不知道藏了多少人。

他原本就懷疑紅雁這次回來怕是已經知曉他在宗蜀命人截殺之事,所以才將豐陽宮那位帶回來。 或許是剛才的爆炸太強烈,驚動不少魚群,受驚過後的魚群有些瘋狂,對鳳星汐這個異族有著極大的排斥,不斷追在後面攻擊。鳳星汐前一秒把緊追在身後的魚群擊落,下一秒其他魚群又從別的地方游來攻擊她,她一邊應付魚群,一邊防備著,以防被偷襲。

離目標越來越近,鳳星汐想了想,按下按鈕,大炮攻擊隨時發射。突然,眼前閃來一道白光,鳳星汐想也不想便當機立斷一個翻身躲避,目光落在身後,只見跟追而來的魚群被白光所擊中,瞬間消失不見。鳳星汐暗暗慶幸反應快,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神色凝重的看著前方,鳳星汐放緩速度,十幾條觸手突然從下方伸向鳳星汐,鳳星汐連忙躲避,然而,始終慢了一步,其中兩條觸手穩穩地纏著機甲,鳳星汐察覺到機甲掙脫不了,連忙使出電流攻擊。

下一秒,地面出現一陣震動,無數條觸手在海里不斷地揮動,一個龐大的身軀從海底呈現出來,體積足足是機甲的幾十倍。

「這是」鳳星汐眼露驚訝,隨後目光落在前方,一隻類似章魚的生物正不斷地揮動著觸手,與章魚不同的是這個生物有著數之不盡的觸手。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