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得也對,我都這麼大把年紀了,又不考科舉,還在意這些做什麼。”這麼多年,李瑜終於鬆口了,打算試試看。

“早這樣不是就好了。”李書成笑道,“順便帶着母親也跑跑,她整天呆在家裏,看着健康,其實身體也不好。”

“你母親就算了吧。”李瑜想了想說道,“女人家跑起來不成個樣子。”

“鍛鍊身體而已,有什麼。再說,這是在自家院子裏。”李書成說道。

李書成老爹李瑜決定鍛鍊身體,好好地過完自己的晚年,李書成非常高興,畢竟是自己的父母,他當然希望他們健康長壽。

“今天教大家一首小詩。這首詩是剛致仕的楊萬里寫的,詩名《小池》。”李書成一邊說一邊把《小池》這首詩寫在黑板上。李書成不會教大家寫詩,他自己都不成,還怎麼教別人?只是教幾首簡單的詩詞,讓大家大體知道詩詞是怎麼回事就行了。

“大家讀了是不是感覺生動有趣啊?”李書成笑着問道。

全詩生動細膩,更有童趣。

講解了一番,李書成說道:“早先我們就說過,一切景語皆情語,描繪景色,本身就帶有作者的心情。一個‘惜’字,一個‘愛’字,泉眼樹蔭有了生命,有了情意,大家想象一下,樹蔭下的水池裏一叢小荷,一隻蜻蜓停在花骨朵上。”

“這首詩情景交融,讀着讓人不禁從心裏泛出欣喜。”最後李書成結尾道。

回到家裏,晚上練了一會兒拳法劍法之後,洗過澡李書成盤膝坐在牀上,開始進行每日不落的觀想法修煉。剛平靜心緒,李書成突然想到白天教的詩,那種情景交融的意境。“這麼長時間沒有感覺,難道是因爲沒有融入感情的原因?”李書成想道。

越想越覺得可能,之前這段時間,好像一直把荷花當成了死物,自己也把自己當成一個旁觀者:“是了,心誠。老僧虔誠信佛,所以他按照觀想法修行,很容易就帶入自己的感情,觀想出來的意象更生動。而我觀想出來的卻是個死物,根本就沒有起到鍛鍊靈魂的作用,就算練一輩子也沒有效果。”

找到了原因,李書成想着着關於荷花的描寫,從“小荷才露尖尖角”到“接天蓮葉無窮碧”,從“田田的葉子”到“濯清漣而不妖”,再結合自己的觀察,漸漸地把自己對於荷花的情緒醞釀出來,纔開始重新觀想起來。

觀想結束,李書成舒服地躺下,打算睡覺了。

這次雖說沒有感覺到效果,但是觀想的意象明顯變得生動起來,自己‘看’着觀想出來的荷花圖也有一種喜悅的感覺。看來方法對了,堅持一段時間就會有效果。

“要不是今天教他們《小池》,不知道我什麼時候纔會發現這個問題。好人有好報啊,還真沒說錯。意境,誰知道觀想主要的還是意境?”李書成心裏感嘆道,“那些真正有道虔誠的高僧,無意中就避開了這一步,要是修煉觀想圖,相比起來就簡單多了,不用像自己一樣久久不得其門而入。”

接下來一段時間,李書成花了很多時間,才終於觀想出一片完整的葉子,“看”起來跟真的一樣,色彩碧綠,還微微擺動,像是有了生命。動物植物,也是由物質組成的,跟石頭空氣水一樣,但卻有最大的不同,動物有感知,是活的,生命之神奇可見一斑。

結束觀想,感覺頭有點發脹,扯開被子躺下,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天醒來,感覺神清氣爽,渾身舒暢。雖然之前也一樣,但是李書成還是發現了一點不同。“還真有效啊!”感嘆了一句,李書成決定把觀想修行納入修煉內容。

李書成不知道,要不是他是重生者,靈魂比別人強大,這麼段的時間根本不可能觀想出一片荷葉來。那個寺廟裏的老僧人,虔誠修行用了十年才做到這一步。而之後孕養強壯靈魂,也是水磨工夫,跟修煉內功相差彷彿。一步登天,世上從來就沒有這種好事。要是有的話,那絕頂高手滿天飛了,何來五絕之說?

“觀想法用意境有效,那劍法呢?”李書成練了一遍劍法,心裏想道。劍法應該也有同樣的效果,太極全不是說用意不用力嘛!

“全真劍法招數有七七四十九招,太多了,可以先拿一招試試。”李書成決定,試試意境融入劍法,這個比觀想要簡單一些,“那就拿第一招張帆舉棹試試。”

要試劍招,得實地觀摩,親自上手試試,然後在結合自己的瞭解找出意境,再融入劍招,不是站着想想就能成功的。

過了兩天李書成專門抽出時間來到河邊的碼頭上,看着過往的船隻,仔細觀察他們划船的動作,然後自己解了一艘小舟,親自架船感受一番。

就算是這樣,練了一段時間李書成也沒找到意境的感覺,意境之威也只是存在想象中了。 劍法雖然還是一樣,幾乎沒什麼進步,不過抓麻雀練功的辦法倒是取得了不小的成效。眼到心到手到,抓麻雀越來越熟練了。

眼睛耳肌膚等感官察覺到麻雀的方向位置,大腦接收到信號然後發出指令,身體按照指令行動,這是鍛鍊反應能力,配合的越好反應越快。

在這個過程中輕功倒是進步很大,與幾個月之前相比不可同日而語。如果當初遇到狼羣的時候李書成有現在的輕功,不但不用偷襲,正面搏殺也能夠更輕鬆地解決,那頭狼王可能都跑不了。

進步快速,但不會一直都快速。這段時間李書成感覺進步的速度越來越慢,最近簡直就是原地踏步了。

“現在輕功上已經沒什麼進步了,要想繼續進步,只能等內功修煉上去。”練完一套“捕雀功”,李書成尋思道。輕功好壞,除了天賦,靠的就是功法。

天賦不說,李書成沒有云中鶴那樣長竹竿身材。至於功法,李書成練的金雁功在輕功中也算不得優秀,跟古墓輕功比起來簡直就是渣,重陽真人在古墓之所以刻下旋螺九影和蛇行狸翻,就是因爲他輕功比不過古墓。

每一種優秀的輕功,都有它獨特的身法和內力運行路線,使得使用的人不但速度更快,還節省內力。虛竹從擂鼓山下來之所以跑得快,是因爲得了無崖子七十年的功力,要是雲中鶴也得到七十年的功力,那輕功會牛到什麼地步!怕要上天!

“雲中鶴,雲中之鶴,可見他的輕功是非常高明的。唉,就是死早了點,要是留下輕功祕籍再死就好了。”李書成不禁感嘆,“別說雲中鶴的輕功,給個田伯光的輕功也好啊,萬里獨行,不但速度快,耐力還好。不過,爲什麼淫賊的輕功都那麼好?難道是爲了逃跑,躲避追殺?都有那麼好的輕功了,還當什麼淫賊啊!跟盜帥楚留香學學,做幾次樑上君子就有錢了,什麼樣的美女得不到啊!”

沒有功法李書成也只能徒呼奈何,輕功不單是外在的身體調節以減少阻力和腿上的運勁使力方法,還有還有內力在體內運轉抵消自身所受重力的方法,燕子三抄水是這樣,達摩一葦渡江也是這樣。

沒有功法,只能自己找感覺,李書成家後山林子裏就經常出現李書成飛奔的身影,時而彎腰蹲身,時而左右擺動,時而翻過灌木叢,時而循着樹幹奔到樹上,林子裏的小動物經常被他騷擾,煩不勝煩搬離了樹林。

氣喘吁吁地停下,李書成整理了一下頭髮,尋思道:“像這樣練上幾年,我的輕功應該也不怎麼差了吧?雖然用出來灰頭土臉,不像古墓輕功那樣姿態優美,也不像香帥那樣不帶一絲煙火氣,但是輕功不就是逃命的嗎?要那麼帥幹嘛?”

這麼吐槽,只是因爲自己沒有那樣的輕身功法,不然誰不想耍帥?年輕人心中幻想的江湖,就是帥哥美女的大集合,至於中老年人,都是過去式了。要是跟心儀的美女一起趕路,李書成肯定打死也不實用這種丟臉的輕功,不能在美女心中留下一丁點壞印象。

從樹林裏出來,李書成也不回家,直接去村裏。

現在村裏的佃戶生活好起來,孩子們就不用像以前一樣白天大部分時間都在幫着家裏做活。現在他們一般只是幫着割點豬草,要不了半天就完成了,剩餘的時間,除了讀書,終於有時間玩了。

學堂放學之後,孩子們回家拿了背篼鐮刀,跟着李書成一窩蜂往山上跑。

他們這麼積極,除了孩子天性喜歡玩,另外還有目的,找草藥。

李書成讓老爹專門請了個郎中來村裏教認識草藥,李書成記下之後,開始帶着村裏的孩子採藥,雖然賣不了多少錢,也能給孩子們賺點零花錢。有機會去鎮子上的時候,能買點紙筆或者零食。

這點錢李書成看不上眼,但是在孩子們心裏卻是必不可少的,沒有錢就買不到紙筆,上學的時候還要用沙盤,買不到鎮上宋老奶的甜糕,買不到朱老坎的大包子。

看着大家低頭彎腰尋找藥材,李書成心裏想道:“還好運氣不錯,投生到一戶富裕人家,不然,我也要過幾年苦日子,也要像他們一樣辛苦搜尋草藥,就爲了有點零花錢。投胎,還真是一門技術活啊!”

在山頭轉悠了一個多小時,秋天正是野果成熟的時候,一個個都吃了不少,還往背篼裏裝了一些,打算帶回家吃。玩鬧一番,然後繼續尋找草藥。

太陽還沒落山,一夥人就跑到小溪邊,小溪邊一片草地,上面的草爬在地上,這是孩子們玩鬧練武踩踏所致。

嘿嘿哈哈練了一番,李書成細心糾正了一番,然後男女分開,嘻嘻哈哈地下水洗澡。

李書成也無奈,一趟全真大道拳,一趟太祖長拳,時間長的已經練了四五年,大部分人動作還不標準。不過李書成也只是教他們練拳,強身健體而已,不要求他們成爲武林高手。

“兩隻老虎,兩隻老虎,跑得快,跑得快……”洗着洗着李書成聽到歌聲更無奈了。

這個時代不可能有這首歌,這是李書成教的,兒歌嘛,哄小孩子的玩意,雖然這時代跟後世發音有差異,這裏還是吳儂軟語的重災區,只要節奏沒錯就行了,押不押韻沒關係。可是天天唱也不是個事吧?再好聽的歌天天聽也會厭煩。

“別唱了,你們還沒唱煩啊?”李書成問道。

“煩?可是不唱這個唱什麼?”

“唱什麼?唱山歌都可以。”李書成說道,“你們沒聽過唱山歌嗎?”

“聽了,記不住。”

“那我哪天重新教你們一首好聽的。”

教哪一首,李書成心裏已經有了定計。身在蘇州,當然要教一首蘇州話唱的歌曲,《大九連環》李書成不會,但是根據《大九連環》改編的《蘇州好風光》李書成卻會。

李書成把歌詞抄在黑板上,然後開始教:“上有呀天堂,下呀有蘇杭。城裏園林,城外有水鄉……”

這首歌相當不錯,李書成隨老爹進蘇州淘書的時候,發現已經在城裏流傳開來了,一路已經聽到了好幾次,不是歌聲就是琴聲。

“……搖起小船輕彈柔唱,橋洞裏面看月亮,橋洞裏面看月亮,哎呀哎呀……”再一次聽到歌聲,李書成不禁奇怪怎麼會流傳到蘇州城裏來,自家村子遠離蘇州城,而且對外交流並不多。

李書成修煉的武功是道家的,而又有醫武不分家的說法,他來城裏,是打算淘點道書醫書,不過打着的旗號是淘兩本時文集子。當然時文集子還是要買的,雖然他心裏牴觸科舉和官場,但是爲了照顧老爹的心情,怎麼也得稍微努力一下,起碼跟老爹一樣,能安慰一下老爹期盼的心情,能中個舉人更好。

這個時代文人掌權,武人卑下,有一身文人的皮,做事就容易得多。

有時候想想,文人之所以這麼做,就是心虛,怕了武人。想想宋朝之前,出將入相纔是文人們的追求,李靖、李績都是這樣的人,就連一直做文官、從來沒有帶過兵的房玄齡杜如晦,對軍事的瞭解也同樣不凡。現在的文人,被宋朝之前的動亂打斷了脊樑骨,越表現得鄙視武將,就越心虛氣短,外在高高在上的表現只是爲了掩飾自己的虛弱而已。

韓琦當初多猖狂啊,狄青手下有功之將僅僅因爲沒禮貌,就被韓琦下令斬殺,狄青跪地求情也沒有用。而後面狄青做到樞密使,小心翼翼還是被文官集團弄下來,下放到地方都還不放過,很快鬱鬱而終。文官這樣肆意對待武人,上天當然是公平的,金兵南下的時候,破了都城開封。

現在也是一樣,今年韓侂冑北伐,一沒有準備,二沒有幾個得力的將領,北伐虎頭蛇尾,被金兵擊敗,現在正忙着求和呢。更可笑的是,儘管韓侂冑失敗了,他也是主戰派,卻被求和派應金國的要求劫持殺死,哪裏還有脊樑骨,只是想着偏安一隅,把腦袋埋進沙子假裝無事,繼續過着紙醉金迷的生活。

要說金國也差勁,當年僅僅攻下都城,卻無力滅亡宋朝,還被岳飛這些人反攻一番,差點滅亡,簡直是在比誰比誰爛。

所以,清醒認識到這一點的李書成根本就沒有做官的心思,還不如行走江湖來得快活,等南宋滅亡的時候,大不了出海罷了。

帶着一大摞書回酒樓,吃過飯跟着老爹上了馬車,晃晃悠悠地往家走。

“輕功,講究的是速度,像風像閃電。風雖然一般速度不快,但是輕柔。閃電速度最快,但是如果用在輕功上卻給人一種用盡全力爆發的感覺,剛不可久,輕功不應該只是爆發,而應該像高鐵一樣,走起來是勻速的。”李書成一邊練一邊想道,“我現在也研究得差不多了,花再多功夫也沒有作用,不如找一本輕功祕籍來得實在。” 心裏有了決定,李書成修煉的時間就大爲減少。除了內功和觀想法,其他的只是每天完成任務似的使一遍,免得生疏。而騰出來的時間,正好可以多溫習功課,練習做文章,科舉還是要考一下的。

“嗯,書成,最近這段時間,你的文章進步不小。”學堂裏,先生看了李書成的文章,表揚道,“再刻苦用心一些,好好琢磨琢磨。”

“是,先生。”李書成恭敬地作揖應是。尊師重道可不是說說,先生傳道受業解惑,付出的辛苦不少,敢不尊師重道,別想在舉業上有成就。甚至惹怒先生,傳出你不尊師重道的風聲,直接斷了你的科舉之路。

而且,這位先生可是老資格的舉人,應舉經驗豐富。蘇州文風鼎盛,讀書人多如牛毛,而每屆取的名額卻不多,考舉人用千軍萬馬過獨木橋來形容也不爲過,每個中舉的人,都是有能耐的。

拜別先生,李書成一邊往家走,一邊想道這讀書還真不好讀。這時候沒有熟悉的秀才級別,凡是沒中舉的讀書人都可以稱呼秀才。也就是說,秀才只是對讀書人的一種尊稱,比如李書成,雖說纔讀了幾年書,一次考試沒參加,現在別人也可以呼他李秀才。如果要參加考試,第一步就是解試,過了就是舉人,獲得去參加省試的資格。

而如果省試不中,舉人這個級別,並不像後來一樣中了就一輩子是舉人,只能保有三年,下次考試,還得從解試考起。

“這個樣子,看來還是要做好長期堅持的心裏準備。”李書成想道。他不是神童,對儒家經書本就不怎麼感興趣,學得有些吃力,“能在二十歲之後參加考試,就算他努力了,而且幾乎沒有考過的希望。”

隨着年齡增長,李書成感覺有了自保之力後,打算開始探訪慕容家。

《天龍八部》故事發生在哲宗年間,距今剛過百年。當初姑蘇慕容一家在江湖上名聲可是響噹噹的,因爲斗轉星移這門武功,闖出了“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的名頭。慕容氏從慕容龍城起,每代都是高手。

爲了鏡花水月、根本不可能實現的復國夢想,慕容博坑了自己,也坑了兒子。他自己早早假死,然後像老鼠一樣躲在暗中,偷學少林七十二絕技把自己差點搞死。兒子慕容復也因爲他從小灌輸的復國夢想,一直堅持着,直到最後變成瘋子。

“就算慕容復瘋了,也有阿碧在他身邊啊,慕容氏不可能絕後。”李書成想道,“只是,這些年爲什麼沒有聽到過慕容家的名聲?是他們低調生活還是搬走了?或者發生了什麼事?”

“不管了,先找找看。慕容家在姑蘇燕子塢參合山莊,才過百年,而且沒有改朝換代,燕子塢這個地名應該沒變。燕子塢最多不過是一個鎮子之類的,範圍應該不大。而參合山莊作爲慕容家的住所,肯定建得好,佔地面積也很大,不是一般百姓的房子可比的,這樣就很容易找了。”這般一思考,果然簡單得多。

李書成打算,最近抽時間去搜尋一番,確定一下慕容家是否還有人。《天龍八部》中,武功高超的人中,蕭峯死了,虛竹做靈鷲宮宮主,但是靈鷲宮在江湖中沒有一點影子,也不知道是隱世了還是發生了變故。段譽倒是做了黃帝,南帝段智興就是他孫子。掃地僧本就在少林,肯定老死嵩山。無崖子死了,蘇星河跟他的那些弟子其他還行,武功就差點了。至於李秋水的傳承,現在西夏還在,應該還有傳人,不過身在皇宮,怎麼會混江湖,江湖上不聞他們的名聲也正常。

“前輩高人辛辛苦苦創出的功法,就這樣消失在歷史長河中,實在太可惜了。”李書成想道,他對慕容家的絕學和還施水閣那一屋子武功祕籍並沒有多大貪念,更希望的還是慕容家傳承下來。

燕子塢果然還是燕子塢,李書成沒費多少時間就打聽到了燕子塢這個地方。

然後找了個時間出門,朝燕子塢而去。

時間過去百年,燕子塢雖然還叫燕子塢,但是李書成找了好幾天,不但沒有找到參合山莊,就連琴韻小築、聽香水榭都沒有蹤影。

“看來,參合山莊應該已經成爲廢墟了。”李書成嘆息道。找遍燕子塢,房屋建築佔地根本就沒有超過李書成家的,不可能是參合山莊。

“不過,來都來了,就算是廢墟,也得去看看。”李書成做出決定。

“你說慕容家啊,吶,那一片就是當初慕容家在的地方。”一個老人對李書成說着,還指了指斜對面山腳一片雜草叢生的地方,嘆息着說道,“多大一片莊子啊,金兵來了之後,一把大火,什麼都沒有了!”

“金兵南下!”李書成吃了一驚。七十多年前,建炎四年,金兵攻破蘇州城,縱兵搶奪虜掠,縱火焚城,大火燒了五天五夜,蘇州城淪爲廢墟。現在繁華的蘇州城,是金兵退去之後才重建的。

“對,當時我父親逃進山裏,遠遠聽到人嘶馬叫,不久一股股濃煙沖天而起,大火一直燒了半晚上不熄,半邊天都映紅了。”老人說道,“從那之後,那裏就荒蕪了。”

“唉,作孽呀!”李書成嘆息一聲。難怪之後沒聽聞慕容家的消息了。按說就算慕容家不混江湖了,但是百年前慕容家在蘇州聲名隆重,也有不少產業,不能一點消息也沒有,原來是因爲七十多年前那場兵災。

聽老人所說,慕容家當時就算有人逃出來也沒幾個,再加上祖屋產業這些都毀了,乾脆離開了蘇州。

“兵災、縱火焚燒,這麼說還施水閣是毀了。”李書成尋思了一下,不再抱期望了。

李書成別過老人,來到當初參合山莊的廢墟處,大致估量了一下面積,確定這裏應該就是參合山莊所在。

站在高處四處打量,遠遠看到兩座墓碑。李書成施展輕功,迅速來到墓碑前,看了墓碑上的名字,知道是慕容復和阿碧兩人的墳墓。一眼掃過,李書成發現墳墓已經許久沒有人整理過了,要不是墳墓建得好,四周一圈地面也鋪了石板,墳墓早被雜草樹木遮蓋了。

李書成算了算,發現慕容復還沒活過六十歲,阿碧也一樣。不過,他們兩果然有後人,名叫慕容平。不過,這麼多年沒來祭拜先人,看來那次兵災慕容家沒人逃出來。

看着兩人的墳墓腦子裏胡亂想了一會兒,拜了拜才繼續尋找,很快就找到了慕容博假死的墳墓。

“《天龍八部》中慕容博看破紅塵,在少林出家,他死也肯定死在嵩山,那這個空墳裏面有什麼?”李書成定定地看着墓碑,心裏有些好奇,“是空無一物還是有珠寶之類的寶物?”

好奇就行動起來,打開看看不就行了。

“一般密室都有機關,如果這座空墳是密室,那肯定有開啓的機關。”李書成尋思着,眼睛四處打量,看看有沒有特殊的地方,那裏或許就是機關。

看了好一會兒沒有發現特殊的地方,李書成苦笑着搖頭,如果有特殊的地方,那不是誰都能發現,還是什麼密室?順風順水慣了,腦子就不好使,居然會有這種幼稚的想法。

在墓碑上四處敲敲打打、扣扣摸摸,最後在墓碑底座的圖案上找到機關,李書成一摁,墓碑底座中間那塊石板縮進去再向下一沉,露出了洞口。

“還真有啊!”李書成興奮起來。就算裏面什麼都沒有,也滿足了一番自己探索的好奇心。

“很久沒有通風,先得透透氣再說,不然裏面沒空氣,正好利用這段時間做兩個火把照明。”李書成考慮了一下,就地取材,用枯枝雜草做了兩支火把。

火把做好之後,李書成對着洞口來了幾掌,掌風灌進洞口,然後閉氣爬進洞裏,才用火鐮點燃火把。

爲什麼不像電視劇裏那樣用火摺子?火摺子那種玩意兒保存火種是有時間限制的,一段時間就燃盡了,李書成嫌麻煩,根本沒帶。

“火鐮用起來也麻煩,看來有機會還是要搞出火柴來才方便。”李書成好不容易點燃火把,舉着一邊走一邊感嘆道。其實,火柴早就被髮明出來了,不過還不像後來那樣一摩擦就燃燒起來。

沿着通道走了五六米,然後就進了一個長寬五六米的石室。李書成打眼一看,除了中間的棺材,石室裏空無一物。

小心翼翼地走進,然後繞着棺材走了一圈,李書成發現棺材蓋子並沒有釘死,害怕有機關陷阱,退回到通道里,然後以扔出沒點燃的那支火把,將棺材蓋擊飛。

眼看棺材蓋飛出,掉到地上之後,石室裏面再沒其他動靜,才放心地走了進來。 來到棺材旁,李書成彎腰低頭看向棺材裏,有一個黑色的匣子。

越到最後越應該小心,李書成可不敢拿小命開玩笑,撿起剛扔出來的火把,輕輕撥弄匣子,確定安全之後才把匣子拿出來。

抱着匣子回到外面,李書成用最簡單的方法,遠遠把匣子扔到一塊石頭上,匣子四分五裂。一蓬暗器激射而出,李書成腳下一點,唰的一下急退,避開了射來的暗器。

避開暗器之後,李書成拍了拍胸口舒了一口氣。還好自己小心,撿回了一條小命。前世在電視劇裏經常出現這種情況:打開匣子時裏面射出暗器或者毒煙。剛纔李書成如果用手打開匣子,那世界上就沒有李書成這個人了。

來到匣子碎裂之處,李書成發現三本書,正是慕容家的家傳絕學:《斗轉星移》、《參合指》、《龍城劍法》。

李書成撿起三本祕籍,粗粗瀏覽了一遍,確定這是真正的祕籍:“看來這個匣子有特定的開啓方法,如果方法不對,直接觸發機關,一大蓬暗器激射而出,一般高手也會丟了小命。”

想來也是這樣,作爲慕容家的家傳絕學,當然要做防範,免得落入別人之手。

得到三本祕籍,還是慕容家的絕學,簡直是意外之喜!李書成收好祕籍,把墓碑復原,高高興興地打道回府,他已經等不及想要立刻研究一番了。

斗轉星移、參合指、龍城劍法,這三門武功都是慕容龍城所創,是他平生的得意絕技。龍城劍法和參合指名氣不大,是因爲大理段家有一陽指和六脈神劍,少林也有拈花指、無相劫指等指法,大體來說威力都差不多,壓下了參合指的名氣。劍法也一樣,江湖中用劍的好手很多,龍城劍法雖也是一絕,卻並不是最高明的。其他門派也有同樣的武功,就算同樣是絕頂功法,也不會顯得突兀。只有斗轉星移,當時明教名聲不顯,其鎮教神功乾坤大挪移並沒有顯露江湖,所以斗轉星移這門功法就顯得異常特別,讓人印象深刻。直接奠定了慕容家“以彼之道壞事彼身”的名聲,壓下了龍城劍法和參合指的名氣。

李書成仔細研究了一番,《龍城劍法》只是一門劍法,雖然有許多別出機杼之處,其實也跟《全真劍法》差不多,都是劍法招式,並沒有特殊的運勁法門。《參合指》這門指法跟其他的指法一樣,講究的就是運勁法門。通過特殊的內力搬運法門,將內力激射出去,點穴傷人。裏面,還有慕容家的內功心法。

“難怪一本指法祕籍,也這麼厚。”李書成看的時候恍然大悟。仔細研究了一番,跟全真內功心法對比一下,有很多不同之處。雖然修煉速度更快,但是細微之處卻差得多。

“嗯,慕容家要花時間從事造反大業,所以沒有時間細細打磨,內功心法是速成心法就可以理解了。”李書成想到慕容家的夢想,理解了。“這麼看來,我並不需要修煉它,卻正好可以教給村裏的其他孩子。”

速成心法雖然修煉速度快,資質好的一樣能成爲絕頂高手,但是想要再進一步,可就難上加難了。慕容家的心法,修煉出的內力的質量,對身體的孕養開發都不盡人意,李書成可以肯定,慕容龍城雖然早早達到絕頂高手,但是肯定達不到掃地僧那般成就。

而《斗轉星移》,是一門借力打力的方法,卻是別開生面,發前人之所未發。想想雙方對敵之時,不論你施出何種功夫來,對方都能將之轉移,甚至反擊你,簡直就是你自己打自己。遇到這種情況,怎能不讓人心驚膽戰?膽小的怕是以爲遇見鬼了!遇到這種情況,怎能不叫人印象深刻!這也是後來青城丐幫有人死在自己的成名絕技之下時,首先想到的就是慕容家的原因,誰叫他“以彼之道還施彼身”呢?反正我就是懷疑你,你要想說不是,那就拿出證據來,要是幫忙找到兇手更好。

“不過,斗轉星移這門武功,雖是借力打力之法,但是本身卻要有深厚的內功做保障。如果遇到跟自己內功差不多或者更高的對手,使用斗轉星移受傷算是輕的,也許自己身體受不住,或者轉移不及時,直接就掛了。看來,這門功夫還得慎用。”李書成想道,忽然又嘻嘻笑起來,“不過,用來欺負比自己武功差的人,倒是合適得很,讓對方自己打自己,省事省力。”

這麼一看,三門武功裏面,反而是這門斗轉星移這門武功名不副實。戰鬥之時,突然來個“看我斗轉星移”,然後沒移開,卒。

所以李書成着重修煉龍城劍法和參合指,至於斗轉星移,則是淺嘗輒止。由於功力不深,參合指這門武功也只是熟悉運功路線,還沒有威力。比如昨天,他按照運勁方式將內力運到手指,然後射出去,三尺之外只能拂動一下紙張。要想達到丈外傷敵,得有慕容博那樣深厚的內力。

使完一遍龍城劍法,李書成一邊體會一邊想道:“這龍城劍法倒是非常不錯,不愧是一代絕頂高手慕容龍城創造的得意劍法,使起來招式連綿不絕,猶似行雲流水一般。如果以後功力深了,一經施展,瞬息之間全身便如罩在一道光幕之中,是一門不可多得的保身殺敵的絕技。”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