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加上我的玄磁結界呢,老東西!」

申屠光朝血菩提丟出一個小銀球,小銀球瞬間化為一道銀幕把血菩提罩住,血菩提一記重拳打向銀幕,沒想到銀幕只是震了一下就恢復正常了。

「沒想到弈劍門為了對付我,連這種寶貴的劍陣都拿出來了,估計化晶境的武者被這套劍陣逮著也難以逃離,你們這次真是下大血本了。」血菩提的語氣依然輕鬆,這兩座劍陣還殺不了他,而且劍陣是有時效的,他等等又何妨。

「前輩,如果再加上這個呢!」

柳煙兒嫣然一笑,慢悠悠地拿出一朵巴掌大的青蓮,青蓮彷彿玉雕,血菩提一見到這朵青蓮就臉色巨變,憤怒道,「弈劍門簡直是胡鬧,連瀟玉蟬留下的弈天青蓮劍陣都拿出來了,這可是門派重器,不到門派生死存亡之時不能輕易動之的啊!」

與此同時,試練谷外,五雷真人對身邊一位丰神如玉的的男子恭敬道,「柳掌門,我們的計劃成功了!」

此人正是弈劍門當代掌門柳長風,外貌看起來頗為年輕,與柳煙兒有五分相似,如果把他跟柳煙兒放到一起,不知情的人都會以為是兄妹。

柳長風微微搖頭,「說這話還為時過早,那血菩提可是和祖師一個時代的,很不簡單,不過如果連祖師的弈天青蓮劍陣都對付不了他的話,你們的這個計劃以後就不要再提了。」

「五長老的計劃天衣無縫,相信這次定能把血菩提這老妖抓住,拿回祖師萬年前放在他那的重寶,重組皇器三才劍,如此我派重回輝煌指日可待。」五雷真人希冀道。

柳長風再次搖頭,「皇器固然厲害,但一個門派的興旺與否不是靠一兩件重寶就可以做到的,傳承才是一個門派的根本,有了傳承門派才能源源不斷培養出天才和天驕,他們才是門派未來。」

五雷真人沉默了好一會才繼續道,「掌門你也知道,底蘊我們百年前已經與劍宗耗的差不多了,唯一的地級功法弈神劍訣也已遺失,十大玄級劍法也只剩下了五種了,想要短時間補足是天方夜譚之事,現在宗門只剩弈天青蓮劍陣這唯一的皇器了,而且弈天青蓮劍陣是消耗型皇器,用一次弱一分,捉襟見肘的情況下,如果能把皇器三才劍重組回來,想來我們的敵人也不敢過分欺壓了。」

柳長風長嘆一聲,「我又何嘗不知,但是把弈天青蓮劍陣帶進試煉谷實在太冒險,萬一血菩提前輩把弈天青蓮劍陣留下,那我們不是偷雞不成反蝕把米,就怕連唯一的鎮派皇器都丟了,到時我又如何跟歷代祖師交代。」

「掌門,經過五長老的多番打探,可以確定這血菩提老妖的實力不會超過道種境,一是因為試煉谷靈氣匱乏,他沒有足夠的靈氣修鍊;二是妖族的壽命雖長,但是實力增長的太慢,弈天青蓮劍陣可是能抗衡神鼎境的存在,血菩提這次逃不出我們的手掌心。」

柳長風不置可否,「那我就拭目以待。」 混在人群中的蘇豪也被弈劍門的大手筆嚇了一跳,皇器弈天青蓮劍陣是弈劍門的鎮派重寶,放眼整個天闌州都頗有威名,就連他一介凡人都聽說過此寶的威名。

事情是這樣的,據說百年前由於門派的唯一道種境巔峰的申屠恭大長老突然死亡,以七品宗門劍宗為首的六派聯盟對弈劍門全面開戰。

同為七品宗門,劍宗本來就比弈劍門還要強大幾分,再加上劍宗的一幫爪牙,僅僅一個月的時間弈劍門就被人家打到老家門口,正值門派生死存亡之際,弈劍門二長老祭出厲害劍陣直接轟殺劍宗三位長老,並重傷其掌門,最厲害的是差點把劍宗的兩件皇器打殘,弈天青蓮劍陣一戰揚名天闌州,弈劍門滅門危機解。

「看來這次弈劍門所圖甚大啊,老頑童這回麻煩大了!」蘇豪心裡暗暗為老頑童擔憂,他穿越到這個世界,遇到的人就這老頑童夠人情味。

良久后,血菩提壓下心中的憤怒,不過表情不復之前輕鬆,他一個道種境的妖在皇器面前根本不夠看。

這時柳煙兒又說道,「前輩,現在擺在你面前有兩個選擇,要麼答應我們的要求,要麼就領略弈天青蓮劍陣的威力吧。」

血菩提看著柳煙兒手上的青蓮無聲笑了笑,「弈天青蓮劍陣的威力我可比你們了解多了,瀟玉蟬當年用其滅殺一位神鼎鏡強者的時候我就在場,那威力用毀天滅地來形容也不為過。不過那是在瀟玉蟬手中,你小娃兒把青蓮劍法煉到什麼程度了,又能把弈天青蓮劍陣的威力發揮出幾分?」

柳煙兒雲淡風輕道,「前輩果然慧眼如炬,小女著實修鍊了青蓮劍訣,火候尚淺,當然比不得開派祖師出神入化,但是今天用來對付前輩也足以了。」

「不過煉脈七層的小輩,口氣卻大的嚇人,那就讓領教領教吧,我倒要看看弈天青蓮劍陣在你手上能發揮出幾分威力!」

血菩提說完,雙拳猛地一握,一股強大的氣息突然從其身體迸發而出,剎那間眾人彷彿有一種螻蟻面對大象的感覺,太恐怖了。

「這就是血菩提的實力嗎,果然驚人,比起爹爹來估計也不差多少了!」柳煙兒心想。

柳煙兒蔥白的手指小幅度掐了一個手訣,一道青光出現在她的手指上,手指再往的青蓮玉雕一指,青光撲進青蓮玉雕消失不見,下一秒青蓮玉雕迅速飛起變大,到血菩提的頭頂是已經變成了三丈寬的巨型青蓮了。

紅綾飛出捲起柳煙兒的身軀飛到青蓮玉雕的中央坐下,柳煙兒雙掌往下一拍,一層又一層半透明的青蓮從上往下長,沒一會就把血菩提籠罩住。

做完這些,柳煙兒冷然道,「把離火劍陣和玄磁結界撤去。」

下一刻戰神劍和玄磁界珠一個閃爍就飛回衛少煌和申屠光的手中,隨即就看見盤坐在青蓮上的柳煙兒大喝一聲,「弈天青蓮劍陣!」

青蓮自上而下青光閃爍,一片又一片蓮瓣化為道道猶如實質化的青光劍朝陣內的血菩提圍殺而去。

血菩提不動如山,臂肘一豎,無數綠色的樹根突然從其腳下土地鑽出迎向青光劍,兩者廝殺竟然發出猶如金屬相撞般的聲響,樹根不敵青光劍,沒撐一會就被青光屠戮殆盡,不過下一秒血菩提的腳下又冒出許多樹根再次擋住青光劍,雙方竟一時互相奈何不得。

「不出我所料,這弈天青蓮劍陣在你這小娃兒手上發揮出的威力終究有限!」血菩提笑道。

柳煙兒嫣然一笑,然後從儲物袋拿出一個鴿蛋大的血色晶石說道,「剛才劍陣發揮出的實力著實是後輩我能發揮出的最大實力了,但是前輩也未免高興的太早,現在就讓你看看我們真正的手段吧。」

「種魂石!原來真正跟我鬥法的是谷外的那些人,那就儘管放馬過來吧,就讓我看看這些人的手段。」血菩提冷然道。

「這位老兄,種魂石是什麼東西?」蘇豪問身邊的一位試煉者道。

這位試煉者面目驚駭道,「種魂石是一種奇特的材料,不能煉器,也不能幫助修鍊,對道種以下的武者沒什麼用,但是對於道種境以上的武者來說就十分寶貴了,它可以種下道種境武者的魂念,十分難得!」

蘇豪搖搖頭,「魂念是什麼東西!」

這位試煉者回答道,「我們這種低級武者哪裡知道魂念是什麼東西,不過你把它作為種下魂念的武者的分身也差不遠了。」

也不見柳煙兒什麼動作,她手中的種魂石就突然光芒大振,一個高大的虛影漸漸顯現,這是一個身穿華貴長袍的中年人,胸前衣服刻有弈劍門的金劍標誌,長發梳的一絲不苟,印堂硬朗,額眉寬長,雙眼隱隱透出兇狠,弧度誇張的鷹鉤鼻加上那薄薄的嘴唇無不說明這人是不好惹的那種。

一旁的申屠光大喜道,「終於輪到爹出手了!」

權寵京華 血菩提臉色嚴肅,自語道,「這個傢伙看起來不好惹啊,就是不知道這種魂石他種到幾層了,十層不可能,就連瀟玉蟬都做不到,頂多五六層,不過能發揮出這人五六層的實力也足以使出弈天青蓮劍陣一半的威力了,棘手!」

虛影眼神俾倪四方,手指往弈天青蓮劍陣輕輕一點,劍陣內的青光劍數量忽然暴漲,血菩提差點被打的手忙腳亂,趕緊大喝一聲「種!」,九個一模一樣的血菩提就出現在他周圍,然後密密麻麻的樹根猶如雨後春筍般不停冒出,很快就把劍陣內空間擠滿,剎時掃碎無數青光劍。

谷外盯著觀天鏡的五雷真人臉色震驚道,「九為極,這老妖修到道種巔峰了,和掌門你的修為相當,比五長老還高一個小境界。」

一旁的柳長風臉色不驚,「如果前輩找一個靈氣充沛之地修鍊,說不定早就是神鼎鏡的強者了。」

虛影似乎無聲冷哼了一下,雙手一托,從蒼穹落下的青光更加濃郁了,五把巨型青光劍頓時從最上層的青蓮生出,恐怖的氣息只把張牙舞爪的樹根壓得低頭。

「弈天青蓮劍一共有九殺,每增一殺劍陣的威力就暴漲一截,原來你已經能把劍陣的威力發揮到五殺了,怪不得這麼有把握的樣子。」血菩提邊打邊說。

在這劍陣空間內,五把巨型青光劍彷彿天殺之劍一樣從蒼穹脫落,慢慢向血菩提壓下去。

血菩提立即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壓力把他壓得動彈困難,九個分身的動作變換也變得困難起來,如果他抵擋不住,就會像當年被瀟玉蟬用弈天青蓮劍滅殺的那位神鼎鏡的強者一樣被切成碎肉。

「不過你以為我血菩提就沒有底牌了嗎,我這萬年的歲月也不是白過的,看我的血影妖拳道。」

血菩提本尊和九個分身同時雙拳緊握,無數樹根瞬間在其頭頂匯聚成一個巨拳,凡是撞到巨拳上的青光劍皆粉碎消失,奈何不得巨拳半分。血菩提青經暴跳,以緩慢的速度把雙拳往上舉,彷彿舉著千鈞之物,同時巨拳也以緩慢的速度向上升起。

虛影似乎看出巨拳的厲害,長袍無風自動,十指快速結出一個繁雜的手訣,五把青色巨劍竟然開始融合,一把更大的青色巨劍出現,就連巨拳彷彿也被這把巨劍恐怖的威壓壓得升不上去。

血菩提嘴角抽搐,忍不住爆粗口,「卧槽,合一殺竟然也被你學會了,有沒有天理了,上天不公,竟然給了你這種陰險小人這般天資。」

「如非老夫的兵器落在了那可惡的風洞里,老夫今天也不會這般狼狽!」血菩提恨恨道,「拼了,燃血大法。」

血菩提臉色潮紅,下一刻就張嘴連吐三口深綠色的液體,這是他的精血,非常寶貴,現在卻管不了這麼多了。

血菩提的精血落在巨拳上迅速融入消失不見,巨拳表面閃過一道血光,幾乎停滯的巨拳彷彿被注入了新的力量,又開始慢慢地往上升。

虛影和血菩提都在發力,片刻之後,巨型青光劍和巨拳終於沒有絲毫花哨低撞在一起,下一刻劍陣就在一聲恐怖的爆炸聲中解體,劍陣的所在的地方發出轟隆隆的巨響,彷彿有巨量的炸藥在那裡狂轟亂炸。

早已退到遠處的一眾試煉者甚至不由自主地被那恐怖的衝擊力往後的推了幾米,不敢想象靠近會是什麼後果。

良久后,爆炸聲逐漸減弱,煙塵落下,露出柳煙兒和血菩提的身影,站在柳煙兒身前的虛影已經虛化的幾乎看不清,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血菩提后便消失在天地間。

血菩提十分凄慘,矮小的身軀彷彿被萬劍犁過一般,渾身劍痕不斷冒出綠色的血,全身就只剩下眼睛和嘴巴能動了,表情更是如喪考妣。

青蓮玉雕縮小飛回柳煙兒手中,柳煙兒小心把青蓮玉雕收好,走到血菩提面前說道,「前輩,師命難違,多有得罪了!」

血菩提無聲笑了笑,語氣嘲諷道,「瀟玉蟬的弈劍門遲早會被你們玩完!」 柳煙兒從儲物袋拿出一條墨色的長繩,血菩提見到立即譏諷道,「道種境隱龍的筋煉製成的捆龍索,自帶偽裝作用,能夠屏蔽結界的探察,不過十分難得,價格也異常昂貴,看來你們準備的還挺充分!」

「前輩果然慧眼如炬!」,柳煙兒微微一笑。

「想抓住我?白日做夢,遁地術!」血菩提話音一落,身軀便像落水般融入土中。

「可惡的老狐狸!」柳煙兒嬌怒一聲,猛地一拔腰間長劍,連綿不斷的驚雷瞬間落在她周身,把地面炸的泥土橫飛。

下一刻十幾米外的一處地面忽然鑽出一個狼狽人影,正是血菩提本人,血菩提罵罵咧咧道,「這女娃兒下手真狠,傷勢太重,先撤為緊!」

雄霸南亞 看到血菩提逃跑,柳煙兒趕緊跳上紅綾追去,不遠處的衛少煌和申屠光兩人也同時跟上,還好血菩提方才已經受了重傷,無法發揮出平常速度,沒一會就追上的柳煙兒飛至血菩提身後把捆龍索往下一扔,捆龍索似活了一般迅速向血菩提捆去。

血菩提面露痛楚,一口綠色的精血又被他吐了出來,周身彷彿閃過一層紅光,移動速度暴漲,令捆龍索無功而返。

「看你還有多少口精血!」咬在後面不放的柳煙兒心道。

其實柳煙兒估計的沒錯,血菩提共有五口精血,方才的戰鬥已經用去了三口,現在又費去一口,如果他再把僅剩的一口精血耗去就有性命之憂了,所以血菩提只能邁著小短腿用盡吃奶的力氣往前跑。

精血的作用沒多久便又消失,血菩提的速度又開始慢了起來,他已經隱隱聽到身後的破空之聲,討厭的捆龍索又追來了。

湊巧的是,血菩提逃跑的方向正是一眾試煉者所在的地方,此時所有試煉者雙眼都貪婪地看著血菩提,這是一個獲得血菩提果的絕佳的機會。

血菩提也發現了前面的試煉者,不過他從來沒有把這些土雞瓦狗放在眼裡過,依然肆無忌憚低沖了過去,這時他的眼睛在人群中發現了蘇豪的身影,眼睛一亮,瞬間想到了一個計劃。

不知是否錯覺,站在人群中的蘇豪彷彿看到血菩提朝他眨眼睛,然後下一秒耳中就傳來血菩提的聲音,「小子,等下假裝做我的人質。」

一眾試煉者看見血菩提如此囂張的衝過來,竟然同時畏懼地向後了退了數米,下一秒站在原地不動的蘇豪就被暴露在眾目睽睽之下,那神情彷彿被嚇傻了。

血菩提竄到蘇豪的肩膀,一把抓住蘇豪衣領道,「不想他死就儘管放馬過來。」

踩著紅綾飄在空中的柳煙兒冷笑,「你以為我會在意一個凡人的死活嗎!」

蘇豪內心吐槽,「果然哪裡都有套路,哪裡都有影帝!」

「喂,小子,愣著幹嘛,趕緊幫我呀!」血菩提在蘇豪的耳邊小聲道。

蘇豪臉色不變,目不轉睛道,「前輩,我實在不知道怎麼幫你!」

「用你的速度把我帶走!」血菩提急道。

「兩條腿怎麼跑得過會飛的!」蘇豪無語。

「別啰嗦了,照做便是,往風洞去!」

「那好吧,我要個借口!」蘇豪無奈道。

血菩提用力一拍蘇豪的腦袋喊道,「你這蠢貨趕緊帶老夫逃,不然老夫生打爆你的腦瓜!」

「哎呀,好痛,前輩你不要打爆我的腦瓜啊,我這就跑!」蘇豪誇張地喊了一聲,呼地一聲就跑出數十米遠,風吹都沒這麼快。

柳煙兒氣的直跺腳,「蘇豪你這個怕死的混蛋,快點給我回來!」

這戲劇性的一幕讓谷外的五雷真人異常憤怒,「這老妖太狡猾了,竟然騙過了所有人,沒想到那小子十足一個軟骨頭,人家稍微威脅一下就怕的要死了,從沒見過這般窩囊的人!」

掌門柳長風臉色波瀾不驚,語氣反而頗為欣賞道,「明知不可為而不為,這少年是位明白人啊,行事風格比很多人都要果敢勇決。」

蘇豪用盡全力奔跑,畢竟他也不希望見到血菩提被抓住,只是越來越接近的柳煙兒讓他壓力山大,事實證明跑的是很難賽過飛的。

柳煙兒又接近了幾分,手上的捆龍索也已經蓄勢待發,血菩提意興闌珊道,「小子停下吧,我這回真是要栽了。」

蘇豪疑惑道,「前輩,你為什麼不出谷,你自身價值巨大,而且又有瀟玉蟬祖師這層關係,到了弈劍門他們還不是得把你像祖宗一樣供著。」

「小子你太天真了,把我當祖宗供著是不錯,但是換你你能忍受每過一段時間就要切點手切點腳給他們做葯嗎!而且這弈劍門還有一些陰狠厲害之人,剛才搞出那道虛影的人我看就是這種人,搞不好要把老夫整個練成丹藥也未知!」血菩提沒好氣道。

「前輩言之有理,那我就只能試一試我這招管不管用了!」蘇豪說道。

「你還有底牌?那還不趕緊用,老夫都快被你急死了!」血菩提叫道。

蘇豪不再言語,心念一動,眼前出現半透明的劍豪模版,然後果斷點擊施放召喚師技能【幽靈疾步】。

【幽靈疾步】:英雄在移動時會無視單位的碰撞體積,移動速度增加27%,持續10秒。

蘇豪雙眼似有藍光掠過,下一秒蘇豪速度徒然暴增,身軀剎那間模糊,竟然在原地留下一個殘影,呼吸間就與柳煙兒拉開百米之遠,十分恐怖。

後面的柳煙兒差點被蘇豪的驚人速度嚇得從紅綾掉下來,銀牙一咬,用盡全力跟上,心裡不斷罵蘇豪是混蛋。

【幽靈疾步】給予蘇豪從未有過的神奇體驗,速度暴增不用多說,無視單位的碰撞體積才是讓他暗呼過癮的地方,他只管埋頭向前沖,似幽靈般在繁茂的灌木和參天巨樹中穿梭,這些障礙物在蘇豪面前彷彿就不是真實存在的一樣,等【幽靈疾步】的效果過後,身後早已不見到柳煙兒的身影。

「任我見識多廣,還沒聽說過這天底下還有這般神奇的步法,太驚人了!」趴在蘇豪肩膀上的血菩提震撼道。

【幽靈疾步】根本不是這個世界的產物,所以蘇豪並未解釋,又跑了一段路,風洞終於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接下來要怎麼做?」蘇豪把血菩提放下后說道。

「沒事了,只要我躲進風洞他們就對我無可奈何了。」血菩提不知從哪拿出一個乒乓球大的金色圓球,然後緩緩地往自己胸口摁,金光蔓延全身,下一刻一套極其威武霸氣的金色鎧甲就出現在血菩提的身上,不過穿在血菩提矮小的身軀上顯得有些滑稽。

「還好老夫寶貝不少,不然拖著這殘軀也是不敢迴風洞的!」血菩提送了一口氣說道。

「前輩住在風洞裡面?」蘇豪驚訝道。

血菩提擺擺手說道,「準確來說是風洞的外圍,我還沒那個能耐住到裡面。」

蘇豪好奇道,「前輩,風洞裡面除了風刀和風煞還有什麼?」

「風刀和風煞算什麼,還難不倒化晶鏡和罡煞境武者,風洞裡面還有一種隱形的風能傷神魂,而且神出鬼沒,七千年前我的神魂就挨過一刀,花了一千年才修復,你說恐怖恐怖,至於更深裡面有什麼東西誰也不知道!」血菩提臉色嚴肅。

「難道就沒人深入過風洞深處?」蘇豪繼續問道,每當靠近這風洞他就莫名受到一種召喚,他想搞清楚這是怎麼回事。

「有,瀟玉蟬!」血菩提語氣欽佩。

「我印象中的弈劍門最厲害的時候也只是七品,怎麼會有這麼厲害的祖師?」蘇豪疑惑道,這位瀟玉蟬祖師牛的有些不像話啊。

「誰說弈劍門最厲害的時候是七品?」血菩提疑惑道。

「我父親說的,弈劍門百年前被人從七品打下八品的。」蘇豪口中的父親自然是原蘇豪的父親蘇漸。

「原來是百年前的事,我說我怎麼不知道,這段時間我還在沉睡呢!」血菩提瞭然道。

「千年前的弈劍門可是六品宗門,沒想到弈劍門又掉級了,瀟玉蟬留下的基業都給他們毀的差不多了。」血菩提怒其不爭道。

這弈劍門的發展歷史看來頗有故事啊,蘇豪好奇道,「還請前輩解惑。」

可能是覺得有些累了,血菩提乾脆一屁股坐在地上說道,「宗門有九品,一品最高,九品最低,瀟玉蟬在的時候弈劍門可是正正的三品宗門,那時的弈劍門可是統治整個天劍域的厲害存在。」

「天劍域?」蘇豪疑惑。

「神武大世界廣闊無比,共分為九域,這九域分別為浩陽域、萬鬼域、隱魔域、雷光域、阿彌域、天劍域、天妖域、仙符域、苦海域。」血菩提悠悠說道,「你說瀟玉蟬當年厲不厲害!」

「鐵定大牛人啊!那你老的意思就是說弈劍門從三品一直掉到八品,卧槽,連掉五品啊!」蘇豪不淡定了,這個弈劍門夠極品啊。

「我怎麼聽你小子的語氣有幸災樂禍的意思!」血菩提狐疑看著蘇豪。

「就一個申屠光就讓我對這個門派夠反感了,能不幸災樂禍么!」蘇豪心裡腹誹,嘴上卻說道,「我這不是大吃一驚嘛!」

血菩提忽然急道,「那女娃兒追來了,我先撤了!」說完竟然一骨碌滾進了風洞消失不見。

「這老頑童哪裡有半分高人的風範!」 重紫 蘇豪無語道。

再抬頭看去,已經可以看見踩著紅綾破空而來的柳煙兒,蘇豪微笑道,「人生如戲全靠演技,是時候展示真正的演技了!」 柳煙兒從紅綾跳落,猛地拔出腰間長劍,面帶寒霜一步步地向蘇豪走來,那眼神似要把蘇豪生剜了一般。

蘇豪把手背在腰后,下巴仰起三十度作望天狀,雙目忽然流下兩行清淚,表情極為糾結痛苦,「柳師姐,說出來你可能不相信,我蘇豪並非那貪生怕死之輩,為了門派榮譽犧牲我這條性命又如何,就像我的父母親做的一樣!」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